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收起

【ICERD】上集:马来穆斯林强烈反对 大马不签ICERD了!

24-11-2018 11:00 AM | 评论: 13
主持DJ:潘小潘、李欣怡 | 嘉宾:李荣健

看了视频,你觉得……


0
生气
2
惊讶
1
难过
1
好笑
2
无聊
1
回复: 13
我有话说
【金马仑补选】上集:国阵马来支持率暴增!华裔朝野都不满?
【承认统考】下集:“不能动不动就说敏感!”承认统考是大选承诺
【敦马与安华交棒】上集:敦马安华“相爱相杀” 交棒承诺再生变?
【新马来西亚还远吗?】上集:后悔509做出的选择?“竞选宣言不是说说而已!”
【纳吉再任相?】下集:纳吉说人民想他再任相 他的自信“有迹可寻”!
【经济行动理事会】上集:敦马为何成立EAC?内阁表现不佳?
【第三国产车】上集:反对者什么都不懂?“首相有义务让大家什么都懂!”
【经济行动理事会】下集:EAC集经济大权于一身!大马经济一人说了算?
【承认统考】上集:统考缺乏对外宣导?“友族误解多过了解!
【火箭领袖告诽谤】上集:火箭领袖相继告诽谤 “他们过去也批评国阵!”
【巫伊合作戴了绿帽】 上集:巫伊之前就结过婚?巫统分裂壮大伊党!
【新马来西亚还远吗?】下集:“不要再说是前朝的错了!”2019希盟该做什么?

最新评论

引用 AMOS5566 10-12-2018 01:02 PM
不知从何时开始,世界变成了一个零和游戏场。在零和游戏里,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双方没有合作的余地。美中贸易战的主因有两个,一者两国互加关税,二者两国要争夺科技霸主之位。

美国人不满外国的廉价劳工抢饭碗,对进口产品加税,因为外国产品多卖一份,美国产品就少卖一点。对此,中国以牙还牙,贸易争端一触即发。在如何打造一个发展科技的公平竞争平台的议题上,美中两国也无法达至协议。因为你的科技先进一点,我的就比你的落后一些。

但事实上,世界贸易并不是零和博弈。

中国产品在美国卖,无疑利惠中方,但美国人也因此而买到便宜货,两全其美。至于科技发展,无论是谁的科技比较先进,两国人民,甚至全世界都能共享其成。

英国人不满外来移民抢饭碗,选择脱离欧盟。英国人认为外国人多赚一分,英国人就少赚一点。它们不明白的是,英国是加入欧盟的受益者。

据《金融时报》,英国还未加入欧盟之前,德法意3国的经济增长比英国快得多,在短短的15年内,3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了95%,而英国仅有50%。加入欧盟后,英国经济才后来居上,如今,它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per Capita)已经超越了法意两国。

2005年,成千上万的难民涌往欧洲,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欧洲各国携手解决问题,她也以身作则,开门欢迎大量的难民进入德国。在全人类的角度看,她做了一件伟大的事,但对于德国人来说,她为国家带来的是灾难。因为利惠难民等于伤害国人,多给他们一碗饭,自己就少了一碗。

其实,难民也有助国家发展,以叙利亚难民为例,国家内战迫使他们往外逃,他们当中有很多是知识分子,包括医生和律师等,若好好安顿他们,他们也可以作出贡献,默克尔的做法是一个双赢的方案。但如今,她却因此而失去了国人的支持,被逼宣布不再连任总理。在来届大选或之前,德国将会失去一位既能干又伟大的总理。

马克龙自上任法国总统以来,大力推动全球化,呼吁各国携手合作搞经济,处处寻求双赢的方案。近期,人民不满他提高燃油税,大量民众上街抗议,马克龙只好屈服,暂停加税,他的支持率也跌至万丈深渊。人民生气,因为政府收多一分钱的税,人民就少一分钱用。但理论上,只要政府清廉,它收到的钱最终也会用在人民身上。

此外,提高燃油税可以鼓励人们改用净能源。发展净能源乃全球趋势,马克龙的做法有利法国长远的发展,但法国人却敌视他。

回到大马,政府想签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却遭到马来族群的强烈反弹,最后唯有放弃。签公约的原意在于支持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这本来是道德崇高之举,但反对者却认为它影响马来人的特权,漠视他们的宗教,以及挑战他们在大马的地位。在他们眼里,对他族公平一点,你的地位就高了一些,我的地位就拉低了一点。

零和思维的问题在于它杜绝一切合作的可能性,饼干只有一块,你分一份大的,我这份就会变小。它忽略了如果我们不分彼此,合作把饼干弄大一点,两人都可以分得更大的一块。

抱着零和思维的人容易被利用,邻居手上有一块饼干,哪一个政治家说把那块饼干抢过来给我,我就支持他。问题是,如果只有少数人在努力,多数人忙着分饼干,大家最终的命运只有一齐挨饿。

反对ICERD者部份是因为不了解公约的内容,部份是受了政党摆布,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它们被零和思维蒙蔽了。只有离开零和游戏场,大马人民才能团结一致,国家的未来才有希望。(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微观时事·作者:张晋玮·法院IT经理·2018.12.10

其他评论

引用 AMOS5566 24-11-2018 04:36 PM
希盟政府最近面对不少麻烦,有反对党和右翼组织的挑衅,也有种族和宗教政治对社会的破坏,另有自己制造的问题。

在509大选输掉政权后,反对党就以种族和宗教议题来挑拨情绪,近来的攻势尤其猛烈,几乎是倾巢而出。

而右翼组织也异常活跃,例如刚成立的第三势力联盟(Gagasan Kuasa Tiga)指控行动党在幕后操纵政府拟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并使用仇恨语言攻击行动党。捍卫穆斯林社群运动(UMMAH)则声称有超过1000个组织出席12月8日的集会,预料有至少50万人上街示威。

越来越多迹象显示,这些反希盟的非政府组织正集中火力猛轰希盟部长,比如在网上发动联署要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辞职,而部长的政治秘书慕连迪也在霹雳打巴一所学校前,遭巫统党员拦截。

除了瓦达姆迪,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也成为目标,有人发动请愿运动要求他辞职,理由是自他上任后马电讯股价下跌。哥宾星致力于改善通讯服务,最终也将提高马电讯的竞争力,以这种理由要部长下台,根本是别有意图。

右翼分子也污蔑希盟领袖,包括指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穿“共产党服装”检阅仪仗队。

一些人也炒作双语路牌课题,结果雪州苏丹谕令撤下沙亚南的中巫双语路牌。两个非政府组织还不满足,恫言号召1000人前往梳邦新村抗议爪夷文换成中文。

巫统执政61年,对国人的思维及价值观带来极大的破坏,造成极端主义滋长。默迪卡民调中心的调查指出,有18.1%和5.2%的穆斯林分别支持印尼伊斯兰祈祷团和哈里发国(IS);根据学者的研究,极端主义行为也已经蔓延至政府和大学。

一些人受到极端主义的影响,升起“替天行道”的旗帜,当起道德警察,例如吉打瓜拉姆拉“巴达尔队”没有注册,也没有获得警方或宗教局的批准,擅自取缔幽会的情侣。一旦这种行径扩大至全国,将威胁世俗法。

刁难啤酒女推销员的巫裔男子显然也是受到极端思维的荼毒,如果这类单独行动者能够觉悟,应该给予改过的机会,以免把他们推向极端组织。难能可贵的是,女推销员决定不追究。

但是那些冥顽不灵、不断挑起事端的人士,背后动机邪恶,企图制造社会不安,以期混水摸鱼,警方必须援引法律加以制裁。

兴风作浪、转移视线是右翼分子惯于使用的伎俩,3年前的刘蝶广场事件是最好的例子,一起偷窃案,演变成骚乱、种族情绪高涨,现在很可能有人会故技重施。

对于极端主义,希盟必须借力打力,利用公民社会的中庸力量来遏制极端思维,如果使用国阵那一套,用仇恨政治、政治化来应对,恐加剧极端主义的扩张。

公民组织会否给予希盟更大的支持,取决于新政府是否站在道德制高点,即希盟是否真的与国阵不一样。

举个例子来说,教育部长马智礼之前表示,反对党国会议员若要在学校举办活动,都必须要向教育部申请及获得通令,才可进入校园。这种做法不是和国阵一样吗?希盟在大选前谴责国阵奉行仇恨政治,现在执政了就应该宽容。

同样的,国阵政府歧视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希盟现在就应该大度的对待马华兴办的拉曼大学(优大)和拉曼大学学院。

若希盟有更大的道德感召力,将有助于消除社会戾气,也有更多人愿意站出来对抗极端组织,进而改造社会。

希盟需要更多时间消除种族和宗教政治的余毒,但希盟必须以身作则、营造催生新马来西亚的环境,壮大中庸力量。

ICERD事件是最好的借鉴,公民社会不够强大、缺乏政治勇气等因素,致使新政府U转,右翼组织将得寸进尺,国家何时才能进步?(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风起波生.文:林瑞源.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2018‧11‧24
引用 Engineer 24-11-2018 04:59 PM
反对签ICERD的只是巫回2党而已,希盟政府居然低头
引用 simlw 24-11-2018 06:22 PM
预了不会签,怎么可能,利益少的觉得是种族歧视,享受利益的觉得是应份的。等世界毁灭了,大家就都一样变成灰时就平等了
引用 blurdreamer 24-11-2018 08:12 PM
ICERD只是一个门面功夫,很多国家签了,国内还是有歧视存在。
连个门面功夫都争取不到,42席火箭投来把懒吗?

事实只能证明人多在朝好办事这道理对华社利益是行不通的。
以前马华试过了,现在到火箭也是一样。
引用 loneranger0536 24-11-2018 10:07 PM
玻璃心
引用 aidj 25-11-2018 11:48 AM
给我律师朋友看看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15622/林宇深不签icerd之后
引用 AMOS5566 29-11-2018 11:42 AM
政府最近的两项决定与民意有关,一个顺从了民意,另一个却似乎置民意于不顾。

针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政府在伊斯兰党和巫统的反对声中,顺从许多巫裔人士的民意,决定不签,让大马继续成为全球不签署此公约的少数国家之一。

此项公约乃是于1969年1月4日正式生效。至今为止已有88个签约国,以及177个缔约国签署。公约要求其缔约国消除种族歧视和促进所有种族间的谅解,并要求各国以法律禁止仇恨言论,并以刑事手段惩治种族主义组织。

我国的反对者担心大马签署此公约后,土著与伊斯兰方面的权益会受影响,伊斯党和巫统两大在野党更因此号召支持者于12月初游行抗议。

除了我国外,其他尚未签署ICERD的国家是瓦努阿图、朝鲜、缅甸、南苏丹、库克群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基里巴斯、萨摩亚、纽埃、图瓦卢和汶莱等。

定义存在双重标准

其实国内有不少国人,包括巫裔是认同于这项公约,政府在未举行任何公投或大规模调查前,就以听取民意之由决定不签ICERD,不免令人质疑其民意基础基于何处。

至于另一个令民意沸腾的焦点,即反对废除死刑,政府却在民间一片反废死声中,执意推动废死,让人不解为何它又听不进民意?

至今为止,全球已有140个国家废除死刑,还有56个国家和地区继续执行死刑,包括先进国美国、日本和韩国。我国是维持死刑国家之一,就国内治安和国人的意识来看,不少人依然相信杀人偿命的公义观念。

而且国内毒品案屡见不鲜,毒害许多青年,把落入法网的毒贩正法是民之所向,因而国人可能因此支持死刑。然而,政府在废死方面一意孤行,是否漠视民意呢?

从废死到ICERD,政府声称拒签后者的决定是基于民意,对前者它却又无视民意,让人不禁怀疑政府对民意的定义存在双重标准,让人失望。(中國報評論:潘有文
引用 LittleB 29-11-2018 11:52 AM
前者无视民意,后者基于民意,
全部自己讲完,继续当人们是傻瓜。
引用 AMOS5566 30-11-2018 01:32 PM

引用 AMOS5566 30-11-2018 01:38 PM
就在上周,在一些马来组织和个人的强烈反对下,包括政治领袖警告说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对大马的土著政策和联邦宪法第153条文构成威胁后,布城发表了一份正式声明表示将不会签署ICERD。

联合国大会在1965年通过ICERD,并在1969年生效。它实际上是9项国际人权条约中,最受到广泛承认的人权条约之一。在大马的情况,马来组织不希望他们的“特殊地位”在政府签署ICERD后被剥夺。

在本文中,我想将情况放在中国的背景下来讨论,以显示ICERD如何在一个政党控制的国家下运作,并以此对比大马的情况。我希望大马人能够逐步了解现有的人权机制。虽然其是否有效仍然是一个重大问题,但我认为,人权机制的存在至少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管道以进一步保护人权。

截至2014年,中国已经签署了6项国际人权条约,即: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CAT)、儿童权利公约(CRC)、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CESCR)、残疾人权利公约(CRPD)以及ICERD。

我有幸参与最近在马来亚大学举办的马中对话座谈会,有人告诉我,中国有大约55个少数民族。ICERD是一项基本上旨在提供平等和不歧视的环境的条约。我们如何看到中国及其是否遵守ICERD?

中国是ICERD的签署国之一,但多年来,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不断质疑中国政府在消除种族歧视上所作出的努力,并多次提及西藏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件。

例如,批评针对中国限制西藏人的行动自由、语言权利、并对西藏佛教徒的宗教自由实施严格的控制、侵蚀西藏文化、以及西藏境内发生的虐待政治犯事件。作为ICERD的签署国,中国也在歧视维吾尔族人、朝鲜难民、以及香港人和澳门人的问题上备受质疑。

中国不当对待其少数民族一事长期以来都遭到国际人权组织如国际特赦组织(AI)和人权观察组织(HRW)的批评。与此同时,尽管存在争议,中国确实签署了ICERD,但侵犯人权的举动仍然持续发生。但在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可以针对这种局势持续施压。

把所有这些总结起来,问题是谁将在人权条约中真正受益?国际人权条约改善对人权的尊重?批评者认为,这些都不太可能在现实中产生任何实际差异。但有些人乐观地认为,这有助于改善当地的人权。

一些研究结果显示,在有限的政治环境中,人权条约对保护人权产生的影响可能少之又少。但是,如果我们把这种情况放在大马正在进行中的改革背景下,那么签署ICERD等人权条约实际上可能有助于加强对所有公民的人权保护,政策制定者必须有意愿把我们现在这种将种族和宗教捆绑在一起的嵌入式体系转换为基于人权的体系。

配合12月10日的国际人权日,我希望现任政府最终能够改变以种族主义为基础的嵌入式体系,并尽可能建立一个基于不可分割性和包容性的体系。(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异议萌芽‧作者:邱颖慧‧马大资深讲师·2018.11.30)
引用 AMOS5566 2-12-2018 12:28 PM
“没关系啦,这是大马人所要的。忘了2020宏愿吧!”

也许是首相老马负气话,眼看2020年就快来,宏愿的9大目标未达成,重启国产车计划又负评如潮,国家离开先进国何止一里路?

90年代初,“2020宏愿”风风火火,口号喊得响彻云霄,本地漫画大师Lat曾有一幅作品,讽刺2020现象:当人民大队在朝向2020目标前进,却有另一些旧思维的原始部落,背道而驰,往0202年相反方向开倒车。

好的经典漫画,隽永深刻,永不过时。

还有一个月,即将迎来2019年。如何达成2020宏愿?谁得空展开积极讨论?如今吵得最凶却是签署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大马是全球没有签署ICERD的14个国家之一,当世界大潮流朝向平等平权无歧视大方向前进,我国却背道而驰,拒绝签署,不跟大队,自甘落后?

居心叵测的巫统及伊斯兰党,更利用ICERD课题激起种族宗教情绪,试图煽风点火,从中获利。

都什么年代了,还停留在玩弄3R政治?

巫统及伊党大炒作,指ICERD威胁马来人特权、威胁伊斯兰教地位以及马来统治者地位。当一个群体,感觉处处受威胁,就会不顾一切去捍卫这个群体的利益,甚至不惜喊出“踩过我们的尸体”这种狠话。

民主政治逐渐远去,部落政治开始抬头。

在民主社会,会通过文明对话、理性交流、互相尊重了解,寻求和平解决方案。部落政治一如原始人,防御性强,拥有围城心态,假想敌一大堆。对于“敌对部落”不够了解,满脑子都是敌我思维,放不下意识形态的斗争,无止尽的对立与冲突。

没有大我及国际观

狭隘的原始部落,天空只是那一小片,眼中也只有敌我之分,没有大我及合作双赢的宏大国际观。当国家被原始部落政治撕裂,2020或2050宏愿只是奢望,我们将大倒退,回到0202年,甚至是蛮荒侏罗纪。

部落政治,讲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凡事付诸野蛮手段,以暴力解决问题。

最近的“迁庙vs发展”事件,丛林法则横行,加上有心人煽风点火,法制被遗忘,拳头木棍代替正义,强权暴力即是公理,于是上演怒火街头大骚乱。单纯事件复杂化,若不迅速灭火,恐怕变了“宗教对立”与“种族对立”。

丛林法则一旦抬头,部落政客得逞,2020宏愿所谓的“不分地域与种族差异和睦共处”、“和平的大马”、“民主、公正、包容、爱心、进步、繁荣、和谐的社会”,全沦为空洞口号,宏愿变哄怨,越看越感觉讽刺。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被一些人解读成威胁地位与特权,我国各族价值观严重分歧。种族矛盾被有心人激化,各走极端,缺乏共识与交融,导致国家社会被撕裂。拆桥人多过建桥人,点火人多过灭火人,结果无人最后胜利,大家都是输家。

始终相信,热爱和平的大马人占多数,极端分子是少数,除了居心不良的政客,理性的人民皆不愿看见大马被部落政治绑架,丛林法则横行。(中國報評論:吳德英

天佑大马,国泰民安。(请别争吵,到底这“天”是你的神或我的神?)
引用 aidj 2-12-2018 07:08 PM
更新 2018年12月2日 18时29分

柔州政府反对违宪法公约
分享
(新山2日讯)柔州希望联盟政府今日表明立场,反对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並声明柔州政府反对一切违反大马宪法及柔州宪法的公约。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比沙安表示,上述公约引起马来人的关注及担优,柔州政府绝不会支持任何违反柔州宪法的公约。

他强调,作为多元社会,马来西亚各民族拥有本身的社会契约,即便没有签署上述公约,大马经常在人权课题上发声。

「大马是最早批判南非种族隔离政策的国家之一,並在塞尔维亚、科索沃及罗兴亚种族屠杀事件上,爭取和平的发展。」




相关新闻

对希盟政府感失望 巫统议员要归还津贴抗议
2日  4小时前


150万太少 柔华校需更多拨款
30日  一天前

柔国油综合提炼中心完成96%
30日  2天前

柔州政府宣佈,將改革房屋领域,以確保2023年能达到10万间可负担房屋的目標。
延续前朝政策 柔350万拨华社
29日  2天前

奥斯曼沙比安(左7)週四率领柔州行政议员展示准备提呈的《2019年柔佛財政预算案》。
拖欠中央3亿 柔有望摆脱债务
29日  约3天前

库赞(左)于週二到哥打丁宜博物馆巡视整修工程。
哥打丁宜博物馆料2月重开
28日  3天前

华人新村名单在11月10日公佈后,虽尚未颁发委任状, 但已有多名村长已展开服务工作。(档案照)
未接委任状 全柔华人村长先开工
27日  约5天前

奥斯曼是今日出席第14届柔州立法议会第三期会议时,针对巫统士马兰州议员拿督三苏巴里、龙引州议员阿育嘉米尔、文律州议员哈斯尼、班蒂州议员哈哈斯林及拉央拉央州议员翁哈菲兹的提问时,这么指出。

奥斯曼认为,隨著联邦政府已明言搁置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有关课题应告一段落,各单位不该再將该课题政治化,造成各族群分裂。

希盟成员党没矛盾

在回答阿育嘉米尔的附加提问时,奥斯曼表示,希盟成员党在成立之初,就已在大马社会契约、君主立宪、马来文国语地位上拥有共识,因此希盟成员党並没有出现內部矛盾。

他也表示,作为多元族群社会,大马各族拥有智慧,懂得如何相处及取得繁荣的发展。

阿育嘉米尔促请,州政府开办课程让希盟州议员及政府高级官员了解大马社会契约及宪法,以免在马来文、马来主权及君主立宪地位上再次回转。

奥斯曼反唇相讥,直言配合2019年柔州財政预算案提呈,州政府的確举办类似研討会,但在野党议员却全员缺席。

他重申,种族敏感课题不应一再被政治化,他並打趣挑战阿育嘉米尔,是否將出席本月8日由伊斯兰召集的大集会,结果后者也反问奥斯曼是否有意愿出席。

为免双方相互僵持,柔州议长苏海占此时打圆场,要求两人以即时通讯程式「私下沟通」,才缓和州议会气氛。
引用 AMOS5566 10-12-2018 01:02 PM
不知从何时开始,世界变成了一个零和游戏场。在零和游戏里,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双方没有合作的余地。美中贸易战的主因有两个,一者两国互加关税,二者两国要争夺科技霸主之位。

美国人不满外国的廉价劳工抢饭碗,对进口产品加税,因为外国产品多卖一份,美国产品就少卖一点。对此,中国以牙还牙,贸易争端一触即发。在如何打造一个发展科技的公平竞争平台的议题上,美中两国也无法达至协议。因为你的科技先进一点,我的就比你的落后一些。

但事实上,世界贸易并不是零和博弈。

中国产品在美国卖,无疑利惠中方,但美国人也因此而买到便宜货,两全其美。至于科技发展,无论是谁的科技比较先进,两国人民,甚至全世界都能共享其成。

英国人不满外来移民抢饭碗,选择脱离欧盟。英国人认为外国人多赚一分,英国人就少赚一点。它们不明白的是,英国是加入欧盟的受益者。

据《金融时报》,英国还未加入欧盟之前,德法意3国的经济增长比英国快得多,在短短的15年内,3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了95%,而英国仅有50%。加入欧盟后,英国经济才后来居上,如今,它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per Capita)已经超越了法意两国。

2005年,成千上万的难民涌往欧洲,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欧洲各国携手解决问题,她也以身作则,开门欢迎大量的难民进入德国。在全人类的角度看,她做了一件伟大的事,但对于德国人来说,她为国家带来的是灾难。因为利惠难民等于伤害国人,多给他们一碗饭,自己就少了一碗。

其实,难民也有助国家发展,以叙利亚难民为例,国家内战迫使他们往外逃,他们当中有很多是知识分子,包括医生和律师等,若好好安顿他们,他们也可以作出贡献,默克尔的做法是一个双赢的方案。但如今,她却因此而失去了国人的支持,被逼宣布不再连任总理。在来届大选或之前,德国将会失去一位既能干又伟大的总理。

马克龙自上任法国总统以来,大力推动全球化,呼吁各国携手合作搞经济,处处寻求双赢的方案。近期,人民不满他提高燃油税,大量民众上街抗议,马克龙只好屈服,暂停加税,他的支持率也跌至万丈深渊。人民生气,因为政府收多一分钱的税,人民就少一分钱用。但理论上,只要政府清廉,它收到的钱最终也会用在人民身上。

此外,提高燃油税可以鼓励人们改用净能源。发展净能源乃全球趋势,马克龙的做法有利法国长远的发展,但法国人却敌视他。

回到大马,政府想签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却遭到马来族群的强烈反弹,最后唯有放弃。签公约的原意在于支持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这本来是道德崇高之举,但反对者却认为它影响马来人的特权,漠视他们的宗教,以及挑战他们在大马的地位。在他们眼里,对他族公平一点,你的地位就高了一些,我的地位就拉低了一点。

零和思维的问题在于它杜绝一切合作的可能性,饼干只有一块,你分一份大的,我这份就会变小。它忽略了如果我们不分彼此,合作把饼干弄大一点,两人都可以分得更大的一块。

抱着零和思维的人容易被利用,邻居手上有一块饼干,哪一个政治家说把那块饼干抢过来给我,我就支持他。问题是,如果只有少数人在努力,多数人忙着分饼干,大家最终的命运只有一齐挨饿。

反对ICERD者部份是因为不了解公约的内容,部份是受了政党摆布,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它们被零和思维蒙蔽了。只有离开零和游戏场,大马人民才能团结一致,国家的未来才有希望。(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微观时事·作者:张晋玮·法院IT经理·2018.12.10

查看全部评论 (13)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

本周最热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057435s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