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收起

【反ICERD集会】上集:巫统伊党号召50万人出席?“等于5场Bersih同步举行”

8-12-2018 10:00 AM | 评论: 18
主持DJ:李欣怡、朱慧敏 | 嘉宾:周若鹏

看了视频,你觉得……


0
生气
2
惊讶
1
难过
1
好笑
3
无聊
1
回复: 18
我有话说
【RTM直播“砍掉”交长致辞】下集:是时候转型了!RTM该重新定位或公共化
【火箭领袖告诽谤】上集:火箭领袖相继告诽谤 “他们过去也批评国阵!”
【火箭领袖告诽谤】下集: “人家无理你要讲理!” 在朝领袖受促撤诽谤诉讼
【槟大桥轿车坠海】下集:网民的留言“匪夷所思”!现场有直播的必要?
【纳吉再任相?】上集:人民希望纳吉再任相?他要先过这三关!
【敦马与安华交棒】上集:敦马安华“相爱相杀” 交棒承诺再生变?
【经济行动理事会】上集:敦马为何成立EAC?内阁表现不佳?
【华教新路向】上集:越来越多非华裔报读 华校应变成全民学校?
【巫伊合作戴了绿帽】 上集:巫伊之前就结过婚?巫统分裂壮大伊党!
【新马来西亚还远吗?】下集:“不要再说是前朝的错了!”2019希盟该做什么?
【槟大桥轿车坠海】上集:“要让人知道他在现场!”网民狂发死者遗体照惹议
【经济行动理事会】下集:EAC集经济大权于一身!大马经济一人说了算?

最新评论

引用 AMOS5566 16-12-2018 03:10 PM
反ICERD,不要说是有50万。即使是官方说的5万人,就足以表达其声势。

不要嘲笑,必须正视。这是事实,是真实。我们必须尊重每个人的意见表达(如果这场集会还算是和平的),就像当年你在野的时候。

我不知道当天的早上就在脸书嘲笑人家只有1%(5000人集会)的人,到下午的时候要把脸往哪里盖。只想说,你根本没用心了解这个国家。

一点也不意外,至少5万人出席。我也认为他们很多人的祈祷是发自内心的。他们为什么会走上街头,不光只是巫统和伊斯兰党领袖讲的几句话,而是那个“教育”了至少一两代人的‘国民教育’。

这几十年来,愈来愈强调的马来亚建国史的主线是什么?不就是战后英人重返,因提马来亚联邦的概念,要让在地住民(不管你是什么人)都能享有同等权益。这项献议立即遭受“有识”的马来精英反对,认为那是削夺了马来人的权益。他们号召马来群众站起来,向苏丹陈情,唤其马来民族的斗争意识和觉醒意识,从而催生了巫统的成立,领导马来民族反对马来联邦的概念,进而争取马来亚的独立。

这是一场捍卫马来民族权益的斗争运动,最后联合dan lain lain(其他)的族群政党,走向马来亚的独立建国。

像这样的标准答案,考试时背到烂,写到烂了的“政治正确”的官方主流论述,你说它深深影响了多少人?

要超脱这种主流思维论述格局,原本在20年前烈火莫熄民主运动的延烧,你逐渐看到了打破族群,共建新马来西亚的曙光。到308时“几个大城市”局部变天时,你甚至看到令人狂喜的希望。然而,从505到509,从民联到希盟,从希盟宣言到今天的宣言又不是圣经,新政府的诚信被严正叩问。改朝换代,我们的烈火莫熄是不是已被骑劫?

一个说要改革转型的新政府,如果其主导认知只是倒退20年前,如果其改革转型缺乏改革的理念和决心,如果政治改革不懂得分辨轻重缓急,主次有别,如果没有循序渐进的大方案和大方向,那根本就是不懂管理治国的王莽新政,很快就会崩倒。

不管是选你的,还是不选你的,人民最迫切的,不是看你如何秋后算账,而是要你解决问题。

你说,前朝把我们的经济挖空了。好,怎样解决?这才是你的改革的正务。

民间社会,特别是华社一开始都没有什么人在现阶段提要签ICERD,为什么竟在这个时候搞出这个焦点议题出来呢?都不懂是哪个(搞不清事实状况)的官老爷说要在这个时候签ICERD的?

反ICERD的集会,你也看到了,这是“真实”的民情马来西亚建国以来,国民隔阂和团结,为何沦落到这种田地我知道,你又要说:?“这都是前朝的错!”(我帮你先讲)。

但人民要的不是你的一再提醒,而是要你拿出促进国民团结的愿景与诚意。并循序渐进,整合和动员各项官民资源,打破族群隔阂,理性对话,多做些促进国民团结的工作,这才是我们的正务。

此时此刻,我们还无视正经事和不去正视前朝遗留的思想残骸,而只是在那边不断制造其他有的没的争端议题,企图转移人民的视线我想告诉您:你的祸已伏在脚下,正慢慢的往上爬。

“新马来西亚”还有很艰辛的路要走,一起努力吧!“新马来西亚人”的塑造,教育任重道远。别再谈什么黑白鞋和游泳池。你还有更多正经事和决策要去做,拜托了。

还好,没过几天,对大专生来说,倒是值得纪录的一天。国会三读通过大专法令修正案,教育部长马智礼还说,计划2020年全面废除大专法令。虽然这项修正案还有不完善之处,离解开大专生的自由枷锁还有段距离。

而且政治本身就会与权势纠结,但也跟理想相行。大专生参政,不管好,还是不好,今后,大专生的生态将会不一样。

静静的想起90年代末的烈火莫熄初期,为声援工大杨凯斌,我的学生被问话,我的个人资料被取走,往事并不如烟。这事之后不久,办校内辩论赛,还有学校主管“提醒”我:“喂,大专生不能谈政治”

俱往矣!新的大专生生态可能会面临更严峻的挑战。但新政府,你就抓住大方向,循序渐进的改革,好好做下去吧!(文章来源:星洲日报/边缘评论·作者:安焕然·南方大学学院中文系教授·2018.12.16)

其他评论

引用 aidj 8-12-2018 12:10 PM
抢沙发 看戏
引用 yming2475 8-12-2018 12:11 PM
SATU LAMPU 大师 没上线吗 ? 应该陪他的 主公 参加 反 ICERD 集会
引用 loongken 8-12-2018 12:13 PM
没有大水喉派钱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人去。
引用 aidj 8-12-2018 12:33 PM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1208/淡定应对反icerd南洋社论/


(没戏看的时候)
引用 mark 8-12-2018 01:20 PM
loongken 发表于 8-12-2018 12:13 PM
没有大水喉派钱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人去。

鸡哥是总指挥, 钱全由鸡哥出
引用 aidj 8-12-2018 01:23 PM
mark 发表于 8-12-2018 01:20 PM
鸡哥是总指挥, 钱全由鸡哥出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1208/◤反icerd集会◢-警方统计:至11时半-集会人数逾万/


出场费给了没?
引用 mark 8-12-2018 01:25 PM
aidj 发表于 8-12-2018 01:23 PM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1208/◤反icerd集会◢-警方统计:至11时半-集会人数逾万/


出场费给了没?

有了鸡哥的金钱支持, 跟着巫统的统计, 人数少少过百万
引用 aidj 8-12-2018 01:40 PM
mark 发表于 8-12-2018 01:25 PM
有了鸡哥的金钱支持, 跟着巫统的统计, 人数少少过百万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1208/柔王储幽默晒海岛照片/

引用 瓦特普 8-12-2018 01:42 PM
开始的100万人,过后减了一半变50万人,最后1万人应该也达不到。
引用 loongken 8-12-2018 03:08 PM
mark 发表于 8-12-2018 01:20 PM
鸡哥是总指挥, 钱全由鸡哥出

现在没公帑好用要自己出钱。
引用 mark 8-12-2018 03:15 PM
loongken 发表于 8-12-2018 03:08 PM
现在没公帑好用要自己出钱。

之前GST 的钱, 鸡哥也拿了百多亿, 现在只出几千万, 对鸡哥来说是没问题的...
引用 AMOS5566 9-12-2018 01:47 PM
星期六的吉隆坡氛围很吊诡。

从中央艺术坊到独立广场,万头攒动,挤满反对ICERD的人潮;而隔了一条大马路的茨厂街,大部份的商店都关起门来,行人寥落。

同一个吉隆坡市中心,两个不同的景象;同一个马来西亚,仿佛两个世界。

阿末扎希和哈迪阿旺可以骄傲的宣布,他们达到了目的,马来穆斯林团结起来了。

尽管这是一次带有种族和宗教色彩的集会,也在于配合巫统和伊斯兰党政治议程,然而,它成功触动众多马来穆斯林的感情。

实际上,有没有签署ICERD已经不是重点,ICERD早已胎死腹中,连希盟都已经嫌弃它,遗弃它。

只是,ICERD成为一条引线,用它来点燃马来社会在第14届大选之后的不满和危机感,寻求确定这个族群在这片土地的主导地位。

在ICERD背后,也是右派保守马来穆斯林对希盟政府的反弹。虽然希盟赢了大选,但是,它在马来社会还是少数,支持率在17%到25%之间。

马来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依然是由巫统的种族主义,以及伊斯兰党的宗教主义所操控。

当独立广场附近的道路都被人潮泛滥之后,人数已经只是一个抽象数字,巫统和伊党可以声称它代表马来穆斯林的力量,日后掌握了马来话语权。

巫统、伊党和马来非政府组织尝到甜头之后,将会更加利用群众压力,包括街头力量,来突出它们的主导能力,以及动摇希盟的执政基础。

对于非马来社会,反ICERD大集会带来的是疑惑,无奈,以及自我逃避的否定。

很多华人的网络谈话,对大集会还充斥着肤浅的讪笑,暴力的语言攻击,乃至于盲目的否定。他们无法想像如此的集会为何会出现人潮,还坚持照片和影片都是假造的。

大选的结果,让大家一直处在感觉良好之中,以为希盟上台之后,大马的问题,从贪污,种族问题到宗教神权主义,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从此大家生活在美好的童话王国。

实际上,他们是活在自己建构的世界里,不知道暗流汹涌,危机四伏。

所谓的“新马来西亚”,只是一种想像和憧憬,而不是真实,族群之间的理念差距,不是缩小,而在扩大。

至于希盟政府,执政半年来的浑浑噩噩,内耗争权,缺乏作为,终于让它尝到今天的恶果。

提控纳吉、罗斯玛、阿末扎希等前朝权贵,固然是转型正义,但是,这并不是政府责任的全部,不能以此成为长期的光环。

这些贪腐案件,应该交给检调和法院处理,而不是作为没完没了的政治课题,特别是在马来草根社会,已经引起反感。

希盟在经济和民生问题上,几乎是没有头绪;在原产品价格低落,投资不振,市场呆滞的困境中,也拿不出对策。

而半年来,希盟最让人注目的是各种政策的U转,一个又一个部长的出糗,国产车和弯桥的回归,马哈迪和安华的明争暗斗,公正党无休止的内耗,行动党的“马”首是瞻,以及对华社问题的冷漠。

即使如签署ICERD,也完全错估形势,成为把柄;政府没有事先做好宣导,推动种族和谐,促进宗教共容,就贸贸然祭出ICERD,而引发后果。

大集会之后,希盟的公信力滑落,执政能力成为疑问,要挽回马来社会的支持更加困难。

但愿这个事件,可以成为一个教训。(文章来源:星洲日报/星期天拿铁‧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2.07)
引用 AMOS5566 9-12-2018 01:51 PM
“消除种族歧视”这个课题和任务在我国有多重要,演变的方向有多不符合时代,改朝换代之后这新政府有多少能耐,本周六的穆斯林街头反ICERD大集会提供了部份答案。

伊斯兰党在其执政的吉兰丹州放一天特假让丹州子民前来首都参与其盛,或许能成为日后大马人茶余饭后的趣味谈资;巫统在四周虚张声势推波助澜的配合月亮要在吉隆坡铺成一片白,是他们失去政权后的一种病急乱投医。

数十条官司在身的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是希望能搞出一个乱局看会不会出现翻身奇迹,有政权就可以干预司法,这是巫统的丰富经验,但大多数巫统人会不会随月亮起舞救老大,还是一个未知数。他们要衡量的,是白色集会的结果,会不会是白干一场。

表现民意诉求的街头运动有没有效果,是看时局和能不能持续,希盟最大党蓝眼也是从街头的烈火莫熄起家,但人家是用了20年才燃起一个天下,周六12月8日的上街理由是反对党绑架穆斯林和土著来反对政府已经“尊重民意”而宣布不会签署的ICERD,那是有够好笑的民族秀,能演多久?

或许伊斯兰党和所谓的大部份穆斯林非政府组织心存幻想,以为他们可以号召出像12月2日在印尼雅加达发动的10万穆斯林反总统佐科威和平大集会,当天的雅加达街头被10万名穆斯林染成了一片白,甚是壮观,我们的吉隆坡1208,能媲美这个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国家吗?

听说有反对党头儿夸口要创造50万人赴会的大马纪录,若真有的话,没有人自演乱局的话,也只能是配合政府不签署ICERD的庆祝会,的确是人民胜利了,那傍晚过后都回去吧,吉兰丹星期日有上班呢!


说到印尼,形象上他们的穆斯林比大马更激进,尤其苏门答腊北部的亚齐自治省都已经在实施伊刑法了,但你知不知道,印尼除了已签署ICERD,他们在2006年就已经取消了针对土著和非土著之分的不平等条文,从此大家包括一千多万名华裔都是平等的印度尼西亚公民,没有土著折扣7%或30%固打这回事。

那个时候,印尼土著没有走上街头要保持歧视,人民的生活没有乱。

2014年,印尼第六任总统苏西洛签署了第12号总统决定书,正式废除把华裔称为“中国,Cina”的1967年第6号通告,从此国人必须称呼华裔公民为Tionghua,即“中华人”,若有人公开称呼华裔为orangcina者,可被控歧视罪。

根据史料,1967年第6号通告由独裁总统苏哈多签署,目的是要打击华裔的优越感,特以“中国”来羞辱之,以达平衡之效。那个时候,印尼土著和穆斯林社会都与“静静”交了朋友,谁出声反对Tionghua就是向世人宣布自己是歧视主义。

相比起我国的穆斯林反对党,却是在使出洪荒之力要族人们都一起来守护歧视条约,单看这一项,表面上我国的中庸之道到底输给印尼几条街,你自己算。(文章来源:星洲日报/亮剑‧作者:郑钦亮‧《星洲日报》主笔·2018.12.08)
引用 AMOS5566 11-12-2018 01:17 PM
集会,和平落幕。

又再,如嘉年华一般?

乐观者看见和平进程,当权者没有出动水炮车催泪弹镇压。网络更是流传着当年净选盟集会,安华挨了水炮的狼狈照片,对比如今的“罪人”纳吉夫妇一身白衣,轻松“与民同在”。以此歌颂当今政府的开明。

何谓开明?

这是一场在敦马口中变成了感恩政府不签署反歧视公约的集会。

这是一场展示特定族群团结的集会,甚至被伊党领衔,穿插了“百万”人当街祈祷的仪式。

大大巩固了——我们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管你有多少席位,多少异族部长,这都是“我们”给“你们”的。

如此赤裸裸地把不方便宣之于口的话,直接用行动表达出来。国内的全民部长连咳嗽暗示意见都不敢,还忙着说硬话安抚被歧视的族群,由此可见,当权者对这个集会何以不开明,为何要镇压?

如果说当年净选盟的诉求撕毁了遮羞布,与时任政府有所冲突于是遭遇了镇压,但当时也有情绪失控的暴徒破坏秩序使整个嘉年华蒙上了污点。至于支持净选盟的群众当年流过的汗披过的风露,也曾迫使政府正视民意。而当年的民意,可说是成功席卷,换成了心目中属意的政府。

如今的白衣潮,又何尝不是另一股民意?差别在于,占极大多数的一方反而害怕被比率逐年下降的群体所歧视。在已有的不可动摇的基础上,诉求更多政策优待,无视持续下去会降低国家整体竞争力。

随着日新月异的科技,从互联网+到如今人们已经研发并运用了AI+,就如小米与IKEA合作让家电结合人工智能,运用于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跨国跨企业领域的合作已赫赫在目,我们的族群还在讨论乡情、祖籍国认亲、黑鞋是配什么颜色的袜、酒店泳池是否开放让学子游泳、裙子是否及膝等等毫无意义,无法带动国家整体进步的课题。

当科技发展赶不上,高端人才出走外国寻求更好的平台,加工厂密集劳动力又比不上周边新兴国家,这个国家将只剩下原产品和“原生态”旅游产业,而获利丰厚的领域尚且要留待政府、大财团和国际公司瓜分利益,轮不到日益绝望不安的草民。

要靠输出农业原产品还利予民,只有依靠国家外交管道,如前朝与中国签订的榴梿、燕窝及油棕等合约。然而,这些合约随着换了政府,也暂时喊停检讨,可说是对最前线的农民和小园主带来了巨大冲击。

一旦原产品经济模式失去竞争力,由于国内市场小,无法靠内需消费自我消化,再加上难以寻得稳定外销的情况下,整个经济将会陷入漫长消沉的泥沼,而华商华社只有自谋出路。

反观几万人可以走上街头,为一个自己也不真的了解的ICERD,除了看见国族的凝聚力,也在那被迫改期让路的人权日嘉年华,看见了异族反歧视的诉求上不得台面,甚至连同日在Bukit Jalil体育馆的购票活动人潮都比不上。人们又能在本该狂欢的嘉年华表达什么诉求?请什么愿?(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风过西窗‧作者:骆宇欣‧《星洲日报》编辑·2018.12.11
引用 AMOS5566 11-12-2018 06:42 PM
到底有多少人出席1208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集会?警方估计约5万5000人,主办单位宣称至少30万人,但一般认为不超过10万。

不管人数多少,从鸟瞰图来看,场面已达到“震慑”希盟的效果。

在朝野政党中,伊斯兰党的动员能力最强,相信大多数出席者是由伊党号召,而且伊党党员和支持者是自费参与。伊党志工也表现高度纪律,包括维持秩序、清理垃圾及当场筹募赔偿花圃和草地被踩坏的款项,反映了伊党强大的组织能力。

相信巫统领袖也折服,因此将加强与伊党合作的念头,继续举办更多集会,营造反风,以期在下届大选推翻希盟。

透过反ICERD集会,证明巫伊仍然掌控乡区的保守力量,他们可以策动这股力量左右新政府。希盟对此也有所顾忌,比如首相敦马哈迪在集会当天宣布不会出席大马人权委员会主办的人权集会,甚至部长也缺席。

马哈迪也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拒绝恢复地方选举。行动党多年来致力于恢复地方选举,但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却认为,恢复地方选举或会加深城乡鸿沟,引起社会不稳,甚至重演513种族冲突。敦马否决地方选举,是向保守力量低头,还是他认同地方选举扩大城乡差异的看法?

从反ICERD集会到拒绝恢复地方选举,显示马来西亚是一个分裂的国家。公民社会追求民主、平等及体制改革,然而保守的一方却致力维护族群和宗教权益,一步都不肯退让。若这种分歧持续扩大,那么新马来西亚将遥遥无期。

反ICERD集会暴露了乡区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城市居民追求的不一样,他们没有看到希盟政府改革体制、落实廉正、扑灭贪污、彻查弊案等努力,轻易受到政治的影响。

媒体访问了一些集会者,他们甚至不清楚什么是ICERD,更何况是集会的目的。

为何他们不抗议窃取国家财富的一马公司弊案,不关心朝圣基金局管理不当,资不抵债的财务困境?

前首相纳吉和夫人罗斯玛参与集会,也没有受到集会者的质询。

希盟需要更多时间,走入甘榜,采取不同策略,来改变乡区马来人的政治信仰、思维及价值观。针对马来权益这方面,改革不能操之过急,必须循序渐进,先消除不安全感,然后进行宣导和教育,逐渐瓦解和瘫痪巫伊在乡区的政治网络。

巫统当权时,为乡区马来人提供各种援助,希盟不能马上撤除,先拆除隔阂,避免反对党煽动情绪。

目前橡胶和棕油价格暴跌,垦殖民又拿不到希盟所承诺的补贴,因此乡区民众已经后悔换政府,所以希盟必须先搞好经济,解决温饱问题,才能够进行宣导工作。

要振兴经济就必须专注,少说多做。有些话说了有损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倒不如不说;过多的争议及政治化,也暴露自己的气度和弱点。

新政府应该用政绩来说话,专心执行政策。

开辟战线,和邻国爆发领空和海域主权争议,也是不理智的。新加坡是大马最大旅客及投资国之一,希盟要振兴经济就必须搞好与新加坡的关系。

一些新加坡人指控马哈迪利用新山港口海域界线的纠纷,制造假想敌转移视线、挑起爱国情绪。这确实是过去敦马惯用的政治手段,如果指控属实,马新争议将会恶化,这是国家的不幸。

分而治之的手法也应该停止了,新马来西亚应该是不分种族,把焦点放在国家利益上。不扩大经济蛋糕,社会矛盾将日益激化。

希盟执政7个月,还在摸着石头过河。新政府必须有新思维及想法,才能够解决国阵执政61年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如果采用旧手法,就是跟在右翼分子的后头,改革的火种迟早也会熄灭。(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风起波生·文:林瑞源·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2018.12.11
引用 AMOS5566 13-12-2018 12:26 PM
随着反ICERD集会成功掀起一股“白潮”,为低迷的在野阵营挹注动力之后,巫统与伊斯兰党相信将越走越近,未来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相对掌控国家机器的执政党,在野党一般处于弱势,须以合纵策略,集结力量,抗衡对手。在野党联手合作,是政治常态,以前的民联或初期的希盟亦是如此。

不过,相对于之前的在野党结盟或合作,巫统与伊党站在同一阵线,较令人担忧。前者是种族政党,以马来人利益为重,后者以宗教挂帅,专注于穆斯林权益;两者的合作注定会走上狭窄的羊肠小径,背弃多元的康壮大道。

反ICERD集会即是一例。这项攸关人权与平等的国际公约,并不会影响国内土著的地位,然而巫统与伊党却将之扭曲成种族议题,鼓动反对声音,挑起种族之间的敏感线。这不是双方第一次联手,亦不会是最后一次合作。

巫统原来就是一个种族政党,其本质让它本能地绕着种族元素打转;加上失去政权、国阵几近瓦解,巫统回归基本盘,进一步诉诸种族主义政治。

至于伊党近年不但延续宗教保守路线,而且走得更坚定更有自信。当马来民族主义与保守的宗教主义走在一起,将汇集成一股力量,阻碍多元社会的发展。

反ICERD集会的滔滔“白潮”,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巫伊联手的威力,对希盟政府构成压力。

由此可见,新马来西亚要走向开明多元并不容易,巫伊合作是其中一道障碍。巫统与伊党将会继续挥舞种族与宗教大旗,引导马来社会的舆论走向,导致倡议多元的希盟陷入窘境。

在举步走向多元开明之际,希盟也必须面对政治现实:马来选票三分天下,希盟只获三分一支持,余者倾向巫统与伊党。

巫伊合作已成事实,希盟打造新马来西亚之路崎岖难行。面对困境,希盟须作好准备,善用资源,加强新马来西亚的论述,为国人包括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勾勒出宏愿景象,唤起群众对文明盛世的期待,以主导国家政治走向。

巫伊是种族、宗教论述方面的高手,希盟不能跟他们在这个狭隘的擂台上一决胜负,否则输得不只是希盟,还有国家的未来。(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风雨看潮生‧作者:张庆禄‧专题作者·2018.12.13)
引用 AMOS5566 13-12-2018 01:01 PM
曾几何时,政治与马来西亚人民已不可切割,它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份。即使你不参政,即使你厌恶糟透也脏透的政治游戏,政治仍与你形影不离;因为不论事件大小,政治因素都是最大考量。即便是扶贫这个人道问题,也得看政治回报,以选票为出发点。

根据默迪卡民调中心的调查,在509大选,马来票三分天下,只有25至30%的马来人将选票投给希盟;反之,在非马来人方面,有95%的华人“情归”希盟,华人票可说是囊中物,不需要再费心经营,而印裔选票也有75%投给希盟,两者可说是希盟的铁票,稳如泰山。

在这种政治大环境下,希盟政府处理涉及马来人的课题时显得额外谨慎,处处讨好,唯恐做得不够,又深怕投鼠忌器。

巫统和伊斯兰党发起的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大集会就是一场政治博弈,巫统与希盟对调了角色,但是希盟却是大输家。

希盟政府虽已宣布不会签署ICERD,但巫、伊两党仍按照原定计划主办大集会,并且美其名为“感谢政府不签署ICERD”集会。希盟政府不但放行,还大方让路,推迟一天举行人权集会,令人权委员会感到极度失望和气馁。这是投鼠忌器的一个例子。

巫伊两党的目的达到了,主办方号称有30万人参加,振奋了人心,也让他们看到了5年后推翻希盟政权的曙光。希盟会感到惊讶,一个师出无名的集会,竟然办得那么有秩序,那么平和,还获得警方的赞赏。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会有更多类似的集会,直到下届大选,让警方穷以应付,也让希盟政府倍感压力。

警方估计有5万5000人参加集会,阿末扎希报的数字更惊人──有50万人。其实,集会人数多寡并不重要,以马来西亚近年来的示威或抗议大集会情况而言,通常有3种数字:一是主办方公布的数字(至少多报三、五万人),下来是警方的数字(通常打折扣);再来就是媒体在现场的估计(最为可靠,但不被主办方接受)。

但是,阿末扎希现在四面楚歌,党内又传出迫宫行动;他所领导的巫统军心涣散,越来越多的国州议员酝酿出走;昨天,沙巴巫统主席宣布率领4国8州议员退党,几乎将沙巴巫统连根拔起。

阿末扎希官司缠身,背负着47项控状,正寻找机会打翻身仗;唯有巫统再掌政权,才有望“脱困”。然而,他可能会失望,从反对ICERD大集会可看出伊党党员及支持者更有凝聚力和纪律,获益的是伊党甚于巫统。

在“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课题上,首相敦马哈迪说不签是要协助马来人;但希盟应对舆论的手法粗糙及欠缺说服力。这边厢,巫统和伊党一再渲染ICERD会影响联邦宪法153条款赋予马来人和土著的特权、君主立宪制和伊斯兰的地位。不幸的是,很多马来人信以为真。

那边厢,可怜的首相署部长慕加希却在演独角戏,他费尽唇舌解释,但事倍功半,因为他的内阁同僚,包括一度被视为开明派的年轻部长赛沙迪不但唱反调,还与阿末扎希等人一样危言耸听。

到了最后,政府宣布不签ICERD,但为时已晚,伤害已造成,希盟政府两边不讨好。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课题也一样,事前没有做好功课,就仓促宣布扣薪还PTPTN贷款的计划,结果马来社会的反弹大,得罪不得,唯有U转。希盟政府在政策上一再U转,已被调侃为“U转”政府。

内阁部长大半是新人,新人自然经验不足,缺乏经验可学习,但傲慢、自大却是无可救药。

与其采用高压手段要听者屈服,不如加强交流和协商,莫忘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文章来源:星洲日报/总编时间·作者:卜佛海·《星洲日报》编务总监·2018.12.13)
引用 AMOS5566 16-12-2018 03:10 PM
反ICERD,不要说是有50万。即使是官方说的5万人,就足以表达其声势。

不要嘲笑,必须正视。这是事实,是真实。我们必须尊重每个人的意见表达(如果这场集会还算是和平的),就像当年你在野的时候。

我不知道当天的早上就在脸书嘲笑人家只有1%(5000人集会)的人,到下午的时候要把脸往哪里盖。只想说,你根本没用心了解这个国家。

一点也不意外,至少5万人出席。我也认为他们很多人的祈祷是发自内心的。他们为什么会走上街头,不光只是巫统和伊斯兰党领袖讲的几句话,而是那个“教育”了至少一两代人的‘国民教育’。

这几十年来,愈来愈强调的马来亚建国史的主线是什么?不就是战后英人重返,因提马来亚联邦的概念,要让在地住民(不管你是什么人)都能享有同等权益。这项献议立即遭受“有识”的马来精英反对,认为那是削夺了马来人的权益。他们号召马来群众站起来,向苏丹陈情,唤其马来民族的斗争意识和觉醒意识,从而催生了巫统的成立,领导马来民族反对马来联邦的概念,进而争取马来亚的独立。

这是一场捍卫马来民族权益的斗争运动,最后联合dan lain lain(其他)的族群政党,走向马来亚的独立建国。

像这样的标准答案,考试时背到烂,写到烂了的“政治正确”的官方主流论述,你说它深深影响了多少人?

要超脱这种主流思维论述格局,原本在20年前烈火莫熄民主运动的延烧,你逐渐看到了打破族群,共建新马来西亚的曙光。到308时“几个大城市”局部变天时,你甚至看到令人狂喜的希望。然而,从505到509,从民联到希盟,从希盟宣言到今天的宣言又不是圣经,新政府的诚信被严正叩问。改朝换代,我们的烈火莫熄是不是已被骑劫?

一个说要改革转型的新政府,如果其主导认知只是倒退20年前,如果其改革转型缺乏改革的理念和决心,如果政治改革不懂得分辨轻重缓急,主次有别,如果没有循序渐进的大方案和大方向,那根本就是不懂管理治国的王莽新政,很快就会崩倒。

不管是选你的,还是不选你的,人民最迫切的,不是看你如何秋后算账,而是要你解决问题。

你说,前朝把我们的经济挖空了。好,怎样解决?这才是你的改革的正务。

民间社会,特别是华社一开始都没有什么人在现阶段提要签ICERD,为什么竟在这个时候搞出这个焦点议题出来呢?都不懂是哪个(搞不清事实状况)的官老爷说要在这个时候签ICERD的?

反ICERD的集会,你也看到了,这是“真实”的民情马来西亚建国以来,国民隔阂和团结,为何沦落到这种田地我知道,你又要说:?“这都是前朝的错!”(我帮你先讲)。

但人民要的不是你的一再提醒,而是要你拿出促进国民团结的愿景与诚意。并循序渐进,整合和动员各项官民资源,打破族群隔阂,理性对话,多做些促进国民团结的工作,这才是我们的正务。

此时此刻,我们还无视正经事和不去正视前朝遗留的思想残骸,而只是在那边不断制造其他有的没的争端议题,企图转移人民的视线我想告诉您:你的祸已伏在脚下,正慢慢的往上爬。

“新马来西亚”还有很艰辛的路要走,一起努力吧!“新马来西亚人”的塑造,教育任重道远。别再谈什么黑白鞋和游泳池。你还有更多正经事和决策要去做,拜托了。

还好,没过几天,对大专生来说,倒是值得纪录的一天。国会三读通过大专法令修正案,教育部长马智礼还说,计划2020年全面废除大专法令。虽然这项修正案还有不完善之处,离解开大专生的自由枷锁还有段距离。

而且政治本身就会与权势纠结,但也跟理想相行。大专生参政,不管好,还是不好,今后,大专生的生态将会不一样。

静静的想起90年代末的烈火莫熄初期,为声援工大杨凯斌,我的学生被问话,我的个人资料被取走,往事并不如烟。这事之后不久,办校内辩论赛,还有学校主管“提醒”我:“喂,大专生不能谈政治”

俱往矣!新的大专生生态可能会面临更严峻的挑战。但新政府,你就抓住大方向,循序渐进的改革,好好做下去吧!(文章来源:星洲日报/边缘评论·作者:安焕然·南方大学学院中文系教授·2018.12.16)

查看全部评论 (18)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

本周最热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058210s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