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收起

【地方议会选举】下集:敦马否决地方选举 给的理由其实不成立?

15-12-2018 11:01 AM | 评论: 5
主持DJ:潘小潘、朱慧敏 | 嘉宾:陈亚才

看了视频,你觉得……


1
生气
2
惊讶
1
难过
1
好笑
3
无聊
1
回复: 5
我有话说
【Go Jek进军大马】 下集: “收费须低于公交” 惟大马人真的需要Go Jek吗?
【Go Jek进军大马】 下集: “收费须低于公交” 惟大马人真的需要Go Jek吗?
【支持穆斯林产品】上集:支持穆斯林产品 vs 杯葛非穆斯林产品 一样吗?
【巫伊结盟】上集:巫伊结盟 1+1大于2?来届大选胜算相对高!
【Go Jek进军大马】 上集:电召摩托载客路程短 Go Jek须为乘客投保吗?
【巫伊结盟】下集:巫伊结盟是一场赌注 下届大选或失“定存州”选票
【内阁改组】下集:郭素沁将换部门?“宣扬大马旅游年或比宣传棕油称职!”
【巫伊结盟】上集:巫伊主动出击 下届大选论调已很清晰
【支持穆斯林产品】下集:支持穆斯林产品运动成效如何? “你可能会砸到自己!”
【内阁改组】 上集:敦马说“没有新部长” 安华如何空降接棒?
【巫伊结盟】下集:种族与宗教化对国家不利!“马华国大党这时应该表态”

最新评论

引用 aidj 7-7-2019 08:28 AM
作者有见地 摘入分享

2019-07-07 07:10:00  330
东姑阿比丁.森美兰的联邦制经验
阿比丁思



联邦制正在进行改革,例如新国会委员会正探讨联邦和州属的关系,以及履行1963年大马协议的承诺。但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特别是旨在保护国家利益的下议院。实际上,联邦宪法允许各州增加议员的代表人数,并赋予他们直接选举的权力。

马来亚联合邦和大马的成立是由先前存在的实体所达成的协议。然而联邦政府往往表现得他们是这片土地的唯一说话者。今天,许多人认为沙巴和砂拉越希望获得更大的自治。但前砂拉越州律政司拿督冯裕中写道,大马的联邦制可追溯到森美兰。

为了理解原因,我们必须关注米南加保的帕迦鲁荣王朝(kingdom of Pagaruyong)。它的起源围绕着一头胜利的水牛,它们在尚未断奶时因想要从母亲身上得到牛奶的渴望足以让它们击败爪哇公牛。这种从母亲身上得到的牛奶的渴望启发了一个母系社会,并发展了一个称为米南加保母系社会传统习俗(Adat Perpatih)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组织系统。

分权式的政府是其核心,传统记载着从公职人员、村长到国王的选举和权力。司法也是分权的,根据“宁愿丧失儿子,也不要败坏习俗”(biar mati anak, jangan mati adat )的谚语,对公职人员进行裁决。这也经常被误解为“让孩子死,而习俗是绝对的”,但更真实的含义是“如果你的孩子已经依法受到惩罚,那么法律就得到彰显” 。这是对法治的告诫。



经济上,贸易非常重要,并且出现了出外谋生的现象,即男人必须到外地取得经验和知识再回来结婚并为妻子的家族做出贡献。这种个人责任的教诲进一步有助于分权。

在整个过程中,发生了跨越海峡迁移的事情。来到半岛、移民、通婚并建立新的社区。直到今天,由这种早期的互动形式建立的氏族──比杜安达人(Biduanda)──有了本身的酋长(Undang),而他们可以选出最高统治者(Yang di-Pertuan Besar)。

第一任最高统治者,拉惹玛勒哇(Raja Melewar),在1773年从帕迦鲁荣受邀前来稳定半岛的政治局势。然而,当第三任最高统治者,严端冷岗(Yamtuan Lenggang)在1824年去世时,巴德里战争(Padri War)杀死了许多帕迦鲁荣王族,且英荷条约切断了帕迦鲁荣和森美兰之间的政治联系:因此,严端拉丁,严端冷岗的儿子,最终继任。

随之而来的是地缘政治的进一步破坏,南宁战争和其他殖民地的重组改变了主权的概念。忠于国王的核心概念,被忠于主权所取代,其中地理位置决定了影响人民的政府。

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是1875年的断崖岭战争(Bukit Putus War),其动机是英国希望获得锡矿和贸易路线以应付不断扩大的维多利亚王朝。尽管其英勇,严端安达(Yamtuan Antah)的军队最终被击败,随之而来的和平条约消减了他的权力。

严端安达的儿子,端姑莫哈末(Tuanku Muhammad),与酋长一起,恢复了联邦并改善关系。米南加保母系社会传统习俗完整无损,维金森(RJ Wilkinson)就称赞森美兰的宪政政府。在马来属邦的范围内,端姑莫哈末主张成立新机构,如马来学院和皇家马来军团,同时寻求国家政务的财政分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断了这种发展模式。官方历史宣称,在日本投降后,英国成立的马来亚联盟被击败,因为巫统煽动马来人反对侵蚀马来人权益的不公平宪法。但是,其中也是出自反对过度集中的国家权力:一种与种族无关的论点。

1957年大马协议实施了一项新的联邦宪法,该宪法经过多次修订后,一直运作至今。第九附录经常被引用以诠释联邦和州属的权力,但还有许多相关部分,包括第3(2)条款阐明统治者为各州掌管伊斯兰的首领。州宪法,反过来,提到“伊斯兰是在州内所信仰及实行的”。

近几十年来,大马变得越来越集权和专制,首相的权力变得越来越大,在牺牲了制衡机构和各州权力的情况下。

因此,现在我们有机会将权力下放注入到体制改革内。正如森美兰所显示的,即使经过一段时间的动荡与侵蚀,也可以恢复几个世纪以来的联邦制和法治的老传统。

随着最近允许芭蕾新村举办地方选举,也许森美兰可以再次首开先河。

摘录自作者于7月1日在大马的联邦制研讨会上的讲词。


作者 : 东姑阿比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7

其他评论

引用 aidj 15-12-2018 11:04 AM
学美国中期选举

如果国家执政党 做不好
地方政党 取而代之
有竞争才有就进步

十年 换届3次
引用 gaomin 15-12-2018 11:14 AM
本帖最后由 gaomin 于 15-12-2018 11:15 AM 编辑

93岁了,任期短短的2-3年,敦马的意思是,留些工作给接任的去做吧。
引用 firehawk 15-12-2018 12:54 PM
老马太老了,没有 update,应该功成身退了 。。。
引用 limer 15-12-2018 03:24 PM
歪理
引用 aidj 7-7-2019 08:28 AM
作者有见地 摘入分享

2019-07-07 07:10:00  330
东姑阿比丁.森美兰的联邦制经验
阿比丁思



联邦制正在进行改革,例如新国会委员会正探讨联邦和州属的关系,以及履行1963年大马协议的承诺。但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特别是旨在保护国家利益的下议院。实际上,联邦宪法允许各州增加议员的代表人数,并赋予他们直接选举的权力。

马来亚联合邦和大马的成立是由先前存在的实体所达成的协议。然而联邦政府往往表现得他们是这片土地的唯一说话者。今天,许多人认为沙巴和砂拉越希望获得更大的自治。但前砂拉越州律政司拿督冯裕中写道,大马的联邦制可追溯到森美兰。

为了理解原因,我们必须关注米南加保的帕迦鲁荣王朝(kingdom of Pagaruyong)。它的起源围绕着一头胜利的水牛,它们在尚未断奶时因想要从母亲身上得到牛奶的渴望足以让它们击败爪哇公牛。这种从母亲身上得到的牛奶的渴望启发了一个母系社会,并发展了一个称为米南加保母系社会传统习俗(Adat Perpatih)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组织系统。

分权式的政府是其核心,传统记载着从公职人员、村长到国王的选举和权力。司法也是分权的,根据“宁愿丧失儿子,也不要败坏习俗”(biar mati anak, jangan mati adat )的谚语,对公职人员进行裁决。这也经常被误解为“让孩子死,而习俗是绝对的”,但更真实的含义是“如果你的孩子已经依法受到惩罚,那么法律就得到彰显” 。这是对法治的告诫。



经济上,贸易非常重要,并且出现了出外谋生的现象,即男人必须到外地取得经验和知识再回来结婚并为妻子的家族做出贡献。这种个人责任的教诲进一步有助于分权。

在整个过程中,发生了跨越海峡迁移的事情。来到半岛、移民、通婚并建立新的社区。直到今天,由这种早期的互动形式建立的氏族──比杜安达人(Biduanda)──有了本身的酋长(Undang),而他们可以选出最高统治者(Yang di-Pertuan Besar)。

第一任最高统治者,拉惹玛勒哇(Raja Melewar),在1773年从帕迦鲁荣受邀前来稳定半岛的政治局势。然而,当第三任最高统治者,严端冷岗(Yamtuan Lenggang)在1824年去世时,巴德里战争(Padri War)杀死了许多帕迦鲁荣王族,且英荷条约切断了帕迦鲁荣和森美兰之间的政治联系:因此,严端拉丁,严端冷岗的儿子,最终继任。

随之而来的是地缘政治的进一步破坏,南宁战争和其他殖民地的重组改变了主权的概念。忠于国王的核心概念,被忠于主权所取代,其中地理位置决定了影响人民的政府。

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是1875年的断崖岭战争(Bukit Putus War),其动机是英国希望获得锡矿和贸易路线以应付不断扩大的维多利亚王朝。尽管其英勇,严端安达(Yamtuan Antah)的军队最终被击败,随之而来的和平条约消减了他的权力。

严端安达的儿子,端姑莫哈末(Tuanku Muhammad),与酋长一起,恢复了联邦并改善关系。米南加保母系社会传统习俗完整无损,维金森(RJ Wilkinson)就称赞森美兰的宪政政府。在马来属邦的范围内,端姑莫哈末主张成立新机构,如马来学院和皇家马来军团,同时寻求国家政务的财政分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断了这种发展模式。官方历史宣称,在日本投降后,英国成立的马来亚联盟被击败,因为巫统煽动马来人反对侵蚀马来人权益的不公平宪法。但是,其中也是出自反对过度集中的国家权力:一种与种族无关的论点。

1957年大马协议实施了一项新的联邦宪法,该宪法经过多次修订后,一直运作至今。第九附录经常被引用以诠释联邦和州属的权力,但还有许多相关部分,包括第3(2)条款阐明统治者为各州掌管伊斯兰的首领。州宪法,反过来,提到“伊斯兰是在州内所信仰及实行的”。

近几十年来,大马变得越来越集权和专制,首相的权力变得越来越大,在牺牲了制衡机构和各州权力的情况下。

因此,现在我们有机会将权力下放注入到体制改革内。正如森美兰所显示的,即使经过一段时间的动荡与侵蚀,也可以恢复几个世纪以来的联邦制和法治的老传统。

随着最近允许芭蕾新村举办地方选举,也许森美兰可以再次首开先河。

摘录自作者于7月1日在大马的联邦制研讨会上的讲词。


作者 : 东姑阿比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7

查看全部评论 (5)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

本周最热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088469s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