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收起

【新马来西亚还远吗?】上集:后悔509做出的选择?“竞选宣言不是说说而已!”

29-12-2018 11:00 AM | 评论: 6

主持DJ:潘小潘、朱慧敏 | 嘉宾:陈亚才


看了视频,你觉得……


1
生气
2
惊讶
1
难过
1
好笑
5
无聊
2
回复: 6
我有话说
【承认统考】下集:“不能动不动就说敏感!”承认统考是大选承诺
【火箭领袖告诽谤】上集:火箭领袖相继告诽谤 “他们过去也批评国阵!”
【华教新路向】下集:华校获得友族肯定 “孩子在华小不会变坏”
【第三国产车】上集:反对者什么都不懂?“首相有义务让大家什么都懂!”
【金马仑补选】下集:巫伊合作奏效尝甜头 士毛月补选再来行不通?
【槟大桥轿车坠海】下集:网民的留言“匪夷所思”!现场有直播的必要?
【RTM直播“砍掉”交长致辞】下集:是时候转型了!RTM该重新定位或公共化
【火箭领袖告诽谤】下集: “人家无理你要讲理!” 在朝领袖受促撤诽谤诉讼
【敦马与安华交棒】下集:安华如“太子”陷两难 敦马交棒会否“历史重演”?
【巫伊合作戴了绿帽】 上集:巫伊之前就结过婚?巫统分裂壮大伊党!
【经济行动理事会】下集:EAC集经济大权于一身!大马经济一人说了算?
【槟大桥轿车坠海】上集:“要让人知道他在现场!”网民狂发死者遗体照惹议

最新评论

引用 AMOS5566 10-1-2019 03:36 PM
经济学人智库公布2018年民主指数,马来西亚连跳数级,位列52,傲视东南亚诸国,领先新加坡14个名次,也排在菲律宾前头。

这是因为一场大选,把我国的民主指数往上拉。

509大选实现了首次政党轮替,也深化了我国民主。国人终于发现民主体制所赋予他们的权利,从此以后,选票承载更重的意义,不再轻盈。

然而,根据经济学人智库的归类,马来西亚还是一个“有缺陷的民主国家”,还未跻身“完全民主国家”行列。民主路上,大马仍在摸索,步伐蹒跚,一个不小心,或遭反民主浪潮反噬。

的确,509大选是我国民主的里程碑,然而大选过后,民主精神却受到挑战。

国阵丢失政权,巫统掀起出走潮,退党议员伺机跳跃龙门,加入土著团结党,重返执政联盟。虽然希盟内的行动党与公正党不认同接纳跳槽议员,可是土团党却打开大门,迎君入室。

在反对声浪下,土团党设立委员会,过滤巫统叛将,并设下条件,不让他们在第15届大选之前担任党职。虽然如此,土团党接纳议员跳槽的立场并未改变。这当中最重要的考量是政治利益,至于符不符合民主精神,已非重点。

失去政权的议员,应该接受民主选举的结果,承担在野的责任,而非通过其他渠道,重新走进政府大门。倘若这些人可以轻易地转换码头,选民无论投选哪一个阵营,他们都能继续待在政府里头享受权力,民主选举的意义已经打了折扣。

再者,选民基本上选党不选人,候选人扛着党旗中选后,跳槽其他政党,不但背叛了党的信任,更有违民意;正确的做法是自行辞职,以新政党的旗帜出战,重新寻求人民委托(当然,这需先废除议员辞职后,5年不得参选之条例)。

除跳槽风考验民主外,日益盛行的民粹主义也让人担忧我国民主会走上歧路。政治学家威廉瑞克把民主制度分为自由主义和民粹主义。在民粹主义的民主制度下,政府高度关注并迎合民众的喜好,注重的是人民开不开心的问题。

如此一来,应该做的事可能办不了,不该做的事却一头栽进去,越陷越深,难以自拔。尤其选举趋近,朝野争夺民心,就越可能走向民粹。一旦民粹骑劫民主,横冲直撞,短期内或见歌舞升平,但长远必会付出代价。

509大选,让世界见证马来西亚在民主旅程中的突破,然而在破茧之后,仍有重重困阻待跨越,在民主的阶梯上,还须努力向上爬。(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风雨看潮生‧作者:张庆禄‧专题作者·2019.01.10

其他评论

引用 AMOS5566 29-12-2018 11:14 AM
无论土著团结党的领导人如何试图为巫统的叛徒辩护,它仍然听起来毫无说服力和空洞。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曾经对这些政治青蛙感到不满的希望联盟领袖——他们都曾经是受害者——还试图改变他们的立场,推翻他们长期坚持的原则,并倒向支持这种行为。

是的,政治是数字游戏。我们大多数人并不天真,我们理解希盟需要壮大自己,但即使是这样,希盟政府并非处在倒台的危机中。

它没有在下议院获得三分之二的优势,但这是当今民主的一个新规则,因为选民讨厌看到一个一面倒的强大政府。

希盟政府已经能够轻松地组建联邦政府,而不必与任何少数政党达成协议,因为它拥有舒适的多数议席。

因此,选民如今可能会认为跳槽也是民主进程的一部份——人们可以自由加入他们喜欢的任何政党。这也意味着党领袖可以自由地接受或拒绝任何党员的申请。

土团党说,在民主的实践中“我们不需要拒绝任何希望加入希盟的政党,因为他们(前巫统领袖)不会加入土团党,因为有些人会加入沙巴民族复兴党、或者也许是公正党、诚信党或行动党。”

如果是另一种方式,希盟成员党的国会议员要跳槽至国阵或伊斯兰党,那么这个原则是值得怀疑的。相反,他们将被指责为叛徒、违背信任和诚信,当然,还会被标签为青蛙,这样的言论将随着报道迅速扩散。

毫无疑问,像慕斯达法这样的国会议员,凭藉其无可挑剔的记录,部长的经验和诚信,是希盟的宝石。然而,其他的人就未必了,我指的是那些即将跳槽的人,或至少,是希望跳槽的人。

土团党副主席慕克力解释说,问题不在增加土团党的人数,但这很难说服大多数的大马人。

目前,有17名国会议员已经脱离巫统,导致该党的国会议员人数从54人剧减至37人。这已成定局,而且预计有更多人仿效。

公正党拥有最多的国会议席,即50席位,其次是拥有42席的行动党。土团党已经接受一些国会议员,其席位也从13席增加到16席。

讽刺的是,现在是拥有最少席位的成员党的领袖出任政府最高职位首相。

但是说实话——没有敦马哈迪,希盟会否赢得大选仍然是个争论的焦点。

敦马是把其他成员党结合在一起的人,他非常自信的做到了。

在历史性选举的6个月后,他仍然是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这是一项无人能及的壮举。

我们这些被他领导了22年的人可以保证敦马已经变得更受欢迎,而且肯定比以前更加强大。

厌倦了大马无休无止的政治动作,许多大马人希望他尽可能长时间领导这个国家,尽管他们心底知道,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他的继任者必须是有能力把希盟政府联合起来的人。

他一再声明将把位子移交给拿督斯里安华,然而,大家都不仅猜测和质疑,后者是否能够顺利接任。

仍然有不少阴谋论,引发大家的怀疑和想像。那些拥有个人议程的人,声称自己获得精英的强大支持,显然希望他们的主人继续永远掌权,或者希望他们自己也能够登上宝座。

敦马和安华都需要对这群人提高警惕,因为他们可能是有害的。

两人都是老派政治人物。敦马在担任首相22年后退休并离开政治舞台,安华被判3项罪名并监禁了11年。

自他们辉煌的岁月以来,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敦马似乎仍然希望重启一些计划,包括耗资巨额的国家汽车计划,而全世界都想要减少道路上的汽车数量。横跨大马和新加坡的弯桥计划也还堵在那里。

我们又回到与新加坡争吵的日子,就像坏了的录影带一直停留在“暂停”键,而VHS和VCR录影机早已消失。我们也回到了向东学习政策——实际上就是,向日本学习。

日本人拥有良好的公民文化,诚实、清洁和有秩序,这是我们必须效仿的,但现实是中国的经济已经超越了日本,以及许多其他国家。

世界已经改变了——如同漫威超级英雄电影的开场白所说的那样。

同样的,安华也必须迎头赶上,因为与他拥有良好关系的世界级领袖,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已经被选民赶下台。

大马本身也已经改变了,新一代的领袖和选民已经冒出头来,那些人从未认识过这些领袖,直到大选和安华释放后才开始认识。

旧公式,特别是政治公式,很难以消化。青蛙文化肯定一点都不酷。

这些政治戏码阻碍了我们前进——持续违反承诺,以及突然转弯的政策。

他们承诺会给大马人一个新大马,拥有新的政治文化,以及新的生活方式,但旧的不良方式正在逐渐回到我们的视线,并让我们想要的改革脱轨。

“政治伦理”,这是新领袖在担任反对党时经常使用的术语,已经让位给“妥协的政治协商”,当然还包括一些甜头在内。

2018年即将结束,今年带给大马人尝到了希望、清新的空气和乐观的前景,我们希望明年,我们将能够一起面对未来的巨大挑战。

这将是一个充满经济挑战的12个月,其间还会出现让人厌恶的动荡。因此,大马最不需要的就是无休止和无意义的政治。我们已经受够了这些滑稽的戏码。所以,2019年,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文章来源:星洲日报/新闻线上‧作者:黄振威‧英文星报董事经理兼CEO·2018.12.29
引用 AMOS5566 29-12-2018 11:34 AM
12月24日寒冷的夜晚,北美航空航天防御司令部(NORAD)的“圣诞老人热线”响了起来,有一把沙哑的“老”男声回应:“你好,是科尔曼吗?”

原来是一个7岁小男孩拨來了电话,回应的是一把全世界闭着眼睛都熟悉的声音,他继续说:“圣诞快乐,你多大了?你在学校表现好吗?你仍然相信有圣诞老人吗?”

原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第一夫人延续白宫63年的传统,在平安夜接听“圣诞老人热线”。

圣诞老人是白色圣诞的主角,接电话的这个“糟老头”竟然不识趣粉碎小孩天真美梦,还临门一脚补上一句:“因为7岁了,已经不太买账了,对吧?”

可以预知的,糟老头的下场当会很惨;果然很快的,他在网上被骂翻。

在马來西亚,大家度过了一个没白雪的圣诞。自5·09改朝换代后,希望联盟的一举一动,都一一被失去60年政权的反对党放大检视,把执政6个月当着执政60年來批判。

经过一轮口水打压战,以及希盟在几个课题踩空后,有人迫不及待的问:你们还相信有圣诞老人吗?

根据国际回教大学最新的民调显示,人民还是相信这个国家会有政治改革的“圣诞老人”。

有关民调显示,如果目前再举行大选,55%的人会投选希盟、24%投国阵,16%选择伊斯兰党。

公众对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满意度及希盟的支持率,从8月至今并沒太大改变,而常站在风口浪尖的财政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满意度,反从8月份的36%提高至目前的45%。

这项最新民调显示了民心所向,也清楚告诉反对党,如果继续靠把口或发文告就图谋攻城掠地,那么在希盟站稳执政阵脚后,反对阵营要回头将是百年身。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反对党不好再与民心脱节了,也不必逢人就问:你还相信圣诞老人吗?(南洋商報社論)
引用 AMOS5566 29-12-2018 12:37 PM
有跡象显示,希望联盟组成的联合政府已经出现裂缝,如果不在此时急速整合和化解,必然导致分裂;或最低限度进入了暗流汹涌的境地。

为此,安华和林吉祥不约而同地促请各成员党或各相关人士停止相互攻击,而是应该侧重在拯救经济领域上。至少前財长达因(也是马哈迪委任的五位耆老理事会成员之一)也有此强烈的意见。这些意见综合起来也成针对马哈迪在位多久的问题。

其中英文圈政治评论人金格(杨泰章),被视为是安华的强力支持者,为文促请马哈迪引退,因为他依然拥有巫统的思维,也有读者给予响应,但毕竟不多,而且也没有一个希盟成员党提出这个课题。因此我们把它当成个人表態,而不是一个沉重的压力。

抢夺巫统资源

不过, 我们还得为希盟的未来「把脉」,因为正如马哈迪所形容的,他原本不以为希盟会上台,却意外地拿到了执政权。

在「当家作主」后,希盟怎样治理国家呢?因为过去的模式已不存在,也没有先例可援,而是凭著希盟各党领导人的智慧从中找出一条可行的道路。

对马哈迪的土团党而言,它的出现是针对巫统而来;尤其是为打倒纳吉而立党,因此这个党保持其种族性的特徵。

本来马哈迪认为,巫统到了纳吉时代已沦为腐败的政党,不应继续存在。但他附带的条件是,被认为有问题的大人物,將不会被收容。慕克里兹说有4人不受欢迎。这意味著阿末扎希的上位於事无补,土团党的策略是抢夺巫统的人力资源(尤其是国州议员),迄今已有16名国会议员及州议员脱离了巫统,证诸了他们在排队进入土团党。如巫统不反省,恐怕很快就分崩离析了。

不过阿末扎希的下台和莫哈末哈山的上位並不能化解巫统的危机。儘管马哈迪在最近有改换语调,不大方地招引巫统议员过档,也主张维持强大反对党的地位。这就意味著巫统有希望生存下去。

在这方面,我们除了知道土团党已放弃东渡沙巴外,但仍未改变要攻下砂州的目。即便砂州直到今天仍拒绝国阵成员党东渡,但在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的东渡有些成绩看来,土团党也不能交白卷。虽然砂州的土保党已表態支持马哈迪的领导,但不等於土保党將无条件加入土团党。

安华问题一箩箩

到目前为止,我们仍未看到马哈迪提出宏图大计,这与1990年他提出30年(2020年)达致先进国的宏愿大相逕庭。当然,他可能是因为未全面掌控国家权力,而放缓改革行动。但从教育的改革上,我们则已看到改革奏议。马智礼的黑白鞋论和对统考的研究及准备取消小学低年级考试制度等,似乎尚未见其利就出现其弊。

因此,土团党减少政治博弈(招收巫统议员)和集中精力改善经济,才是当务之急。目前我国与中国和美国的关係,以及与日本有何新策略?都是关係到我国经济能否增长或停滯不前的重要外来因素。

89078089.jpg

此外,我们又將如何清理外债?尤其是一马公司的债务,因为前阵子我们听到的声音是:马来西亚快破產了,到底我们是否已度过难关?很显然的,希盟的成员党不是要逼马哈迪下台,而是要他將问题摊开在成员党的会议中。当然对马哈迪来说,这是未曾有过的经验,他总是希望「回到从前」。还有马哈迪仍未订下交棒的日期,也让公正党人七上八下,不知未来的动向。

与此同时,在安华领导下的公正党,他正面对党內的挑战多过改革。因为只要一日权力未到手,安华就只好低调处理纷爭。这种尷尬的局面至少要维持一年半。这意味著,在没有实权低下,安华又如何控制大局呢?单看党內的阿兹敏派和拉菲兹派的明爭暗斗及努鲁依莎的「退役」和对重要职位的委任,就够安华头痛而不是轻骑过关。

直到目前为止,公正党也还未能提出改革大计,也对希盟能否一一落实竞选宣言难以表达。

诚信党脱胎自伊斯兰党,自然要求不高,也多亏马哈迪关照,才有了当家的机会。因此支持马哈迪是其自509以来不变的政策。

民主行动党虽然有提出「新马来西亚人」的口號(不再强调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但对於土团党试图改变希盟的排序,也没多大反弹。虽然我们相信它还是希望安华顺利接棒,但在此时此刻,当巫统、伊兰党、土团党和诚信党乃至砂土保党依然是种族性政党时,「新马来西亚人」又意味著什么?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新概念?或朝向消除种族政党的重要一步。

难塑「马来西亚民族」

1990年代,巫统领袖曾提出「新马来人」概念,似乎是想塑造新一代的马来人,结果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但助长种族政治。

不错,林吉祥是说过种族性政党没有未来,也不会得到知识分子的支持,问题是:马哈迪在1990年时提出要塑造「马来西亚民族」,经过30年的考验后,我们达到了多少巴仙?还有所谓「马来西亚人优先」又是指什么呢?一些严重偏差的种族比例又如何缓解呢?比如公立大学的收生、公务员的比例和公立大学及官联公司何时由华人出任校长或首席执行员?

无可否认的,林吉祥的愿望是良好的,但问题是能够做到吗?还有一些人提出的要以大局为重,不要事事挑起带有种族性的课题,因为这於事无补。但反过来,若事情发生了而保持沉默,情况不是更恶化吗?

行动党当然不是马华2.0,但得提防重蹈覆辙。(詩華日報言論:謝詩堅
引用 AMOS5566 29-12-2018 12:49 PM
還有幾天,2019年就要抵步了。我們的新政府,打着“希望”的旗幟上台的希盟,能不能在這新的一年裡,確實地帶給馬來西亞的人民新希望呢?

如果你向國人提出這個問題,相信他們給你的,會以不肯定的和否定的答案居多。 Invoke的調查結果反映了他們的看法和心情。

這一民調顯示,國人對希盟政府的滿意度,半年來,已降低了大約20%,其中對首相的支持率,便從71%跌至53%。華人的支持率更糟,從87%跌至65%,大跌22%!

一言以蔽之,希盟政府讓很多國人失望。當然,我們希望“希望聯盟”最終能讓我們看到希望;否則,希盟這招牌不知該擺到哪裡去?

有人說,希盟政府這半年來的工作重點好像放在政治上,而不是民生和改革。前朝政府把民生搞到一團糟,導致人民水深火熱,所以,他們要改變,終於把掌權61年的國陣拉下台。希盟誓言要給人民更好的生活,但是,至今,人民還沒看到或體味到很實際的東西。

GST固然是依諾取消了,但SST來了。物價沒有下降反而上升,令吉繼續走軟,外資撤離,國內經濟活動受影響。暫停或取消中國的大型投資,使得兩國關係不能取得進展,對我們的經濟自然無利可言。

在競選前,承認統考好像已是囊中物,但如今卻變成一個敏感的課題,可能本屆都未能實現。可是,儘管反對聲浪浩大,廢除死刑法案看來卻迫不及待要通過了。孰重孰輕?民意何在?我們的YB似乎在說:“我們歡喜就好啦!”

不過,我們政壇目前面對的最嚴重課題是“青蛙跳”,巫統的議員要加入土團黨。假如幾十名巫統強人加入,土團將變成巫統2.0,土團將一黨獨大,成為巫統在國陣時代的翻版,明明白白地違背選民的意願。

一切應以國家利益為前提

其實,人民要的是個兩線製。因為,一個集團獨霸政壇,沒有一個強大的反對黨來製衡,那是不健康的現象,不是進步的象徵。

行動黨當然看到危機的冒現,林吉祥提出警告,倘若新政府放棄建立新馬來西亞的目標,行動黨將會脫離希盟。

這看來很有骨氣,但卻是消極的態度。行動黨應該在裡面,和其他伙伴繼續奮鬥,要團結不要分裂。希盟一旦分裂,政治不再穩定,外資不再來,本地資本也要往外跑,馬來西亞恐怕就要淪為希臘或津巴布韋了。

我們都愛這個國家,一切考量應以國家利益為前提,個人和政黨的議程放次位,絕不能喧賓奪主。

願2019年帶來新希望!(光明日報/評論.作者:金鼎
引用 AMOS5566 10-1-2019 03:33 PM
“新马来西亚”这个脍炙人口的名词一度响彻云霄,但现在却是越来越抽象,人民的观感也越来越模糊。

怎样才称得上是“新马来西亚”?

结束了盗贼治国,希盟上台,“新马来西亚”自然而然就诞生?

没有贪污,就是“新马来西亚”?废除恶法就是“新马来西亚”?

铲除贪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既费时又费力,还需要各阶层人民、公共及私人领域的配合。况且,体制改革缓慢,贪污的方便之门仍然大开。

废除恶法是人人乐见的局面。但遗憾的是,许多恶法仍然存在,尤其是箝制新闻自由的恶法,如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及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只修正不废除。选前信誓旦旦,一口气要废除11项恶法,而且一再强调这不是假新闻。选后又如何?

在我们的认知中,也从希盟领袖的众多华丽句子中了解到,真正的“新马来西亚”不再有种族之分,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在政、经、文、教领域都享有公正、平等的地位。这是人人响往的人间净土。

但是,现在的希盟政府活像四头马车,为了保住政权,各奔“东西”。有人一再强调马来人的困境,也有人重申一切应该从马来西亚人的角度出发,两种概念相互矛盾。种族性政党维护自家人,跟巫统比较是换汤不换药。在形势比人强的情况下,再多的“马来西亚族”

理论也是徒劳,不切实际。

再说,要实现“新马来西亚”,最基本的条件是兑现大选承诺,不是在政策上摇摇摆摆,U转了又U转。又或者一人说了算,其他人静静不作声之余,还协助画大饼,尽力配合美化整个愿景,这才叫人生厌。

一个承认统考的课题就兜兜转转了8个月,搞到华社晕头转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捎来好消息?华教人士从前朝到现在争取了超过半个世纪,也等了半个世纪,始终望穿秋水。

不幸的是,统考问题不被视为教育课题,而是政治课题,政治课题需要政治解决方案;因此,每逢大选都成为政治工具,却始终没有一个答案。

政府、执政党、在野党、华团包括华教组织都是统考课题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s);但态度和处境各有不同。

曾几何时,统考问题变成行动党的“心中刺”,不时戳痛内心,要回避却怎么都回避不了。在野时可以对巫统、马华左右开弓,赢来不少掌声,上台后才知道问题棘手。行动党固然要守住华人票,但土团党更需要马来票。

统考问题是华教人士的“心头肉”,数十年来难以割舍。有华教人士因为争取承认统考文凭,被喻为沙文主义分子,也有者在内安法令下被送进扣留营。

年轻华人对统考“无感”,非独中生更觉得这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事不关己,已不劳心。承认不承认,都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

统考的承认问题,看来还有一条很漫长的路要走,何年何月,没有人说得准。

“新马来西亚”必须有亲民、亲商的政府,并时时紧记人民才是老板。政治人物最忌高高在上,嚣张跋扈;若动辄以“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气焰待人,那就要自求多福了。

尤有甚者,一些政治人物还患上“加害妄想症”,整天怀疑媒体打压,或蓄意歪曲他们的谈话内容,要加害予他们。这是一种病,一种无可救药的政治病。我想像不到,媒体那有这么多闲情去做这种无聊的事?

希盟领导层衮衮诸公,包括安华和林吉祥都呼吁人民监督新政府的施政。我向来尊重的祥伯还说过,希盟政府需要来自在野党、媒体和公民社会的监督和制衡。

因此,媒体批评政府的施政,不应该被视为背后有动机、有隐议程,或被标韱为某某党、某某人的支持者。(文章来源:星洲日报/总编时间·作者:卜佛海·《星洲日报》编务总监·2019.01.10
引用 AMOS5566 10-1-2019 03:36 PM
经济学人智库公布2018年民主指数,马来西亚连跳数级,位列52,傲视东南亚诸国,领先新加坡14个名次,也排在菲律宾前头。

这是因为一场大选,把我国的民主指数往上拉。

509大选实现了首次政党轮替,也深化了我国民主。国人终于发现民主体制所赋予他们的权利,从此以后,选票承载更重的意义,不再轻盈。

然而,根据经济学人智库的归类,马来西亚还是一个“有缺陷的民主国家”,还未跻身“完全民主国家”行列。民主路上,大马仍在摸索,步伐蹒跚,一个不小心,或遭反民主浪潮反噬。

的确,509大选是我国民主的里程碑,然而大选过后,民主精神却受到挑战。

国阵丢失政权,巫统掀起出走潮,退党议员伺机跳跃龙门,加入土著团结党,重返执政联盟。虽然希盟内的行动党与公正党不认同接纳跳槽议员,可是土团党却打开大门,迎君入室。

在反对声浪下,土团党设立委员会,过滤巫统叛将,并设下条件,不让他们在第15届大选之前担任党职。虽然如此,土团党接纳议员跳槽的立场并未改变。这当中最重要的考量是政治利益,至于符不符合民主精神,已非重点。

失去政权的议员,应该接受民主选举的结果,承担在野的责任,而非通过其他渠道,重新走进政府大门。倘若这些人可以轻易地转换码头,选民无论投选哪一个阵营,他们都能继续待在政府里头享受权力,民主选举的意义已经打了折扣。

再者,选民基本上选党不选人,候选人扛着党旗中选后,跳槽其他政党,不但背叛了党的信任,更有违民意;正确的做法是自行辞职,以新政党的旗帜出战,重新寻求人民委托(当然,这需先废除议员辞职后,5年不得参选之条例)。

除跳槽风考验民主外,日益盛行的民粹主义也让人担忧我国民主会走上歧路。政治学家威廉瑞克把民主制度分为自由主义和民粹主义。在民粹主义的民主制度下,政府高度关注并迎合民众的喜好,注重的是人民开不开心的问题。

如此一来,应该做的事可能办不了,不该做的事却一头栽进去,越陷越深,难以自拔。尤其选举趋近,朝野争夺民心,就越可能走向民粹。一旦民粹骑劫民主,横冲直撞,短期内或见歌舞升平,但长远必会付出代价。

509大选,让世界见证马来西亚在民主旅程中的突破,然而在破茧之后,仍有重重困阻待跨越,在民主的阶梯上,还须努力向上爬。(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风雨看潮生‧作者:张庆禄‧专题作者·2019.01.10

查看全部评论 (6)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

本周最热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065130s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