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收起

【新马来西亚还远吗?】下集:“不要再说是前朝的错了!”2019希盟该做什么?

29-12-2018 11:01 AM | 评论: 16

主持DJ:潘小潘、朱慧敏 嘉宾:陈亚才


看了视频,你觉得……


3
生气
2
惊讶
1
难过
1
好笑
1
无聊
1
回复: 16
我有话说
【地方议会选举】上集:恢复地方选举呼声不断 “第三张选票”是什么概念?
【大马经济】下集: 石油收入占国家税收30% “大马又吃老本!”
【反ICERD集会】下集:“不要从华人的角度思考” 巫裔对这片土地的认知不同
【小一至三废除考试】上集:考试没有作用?“逼迫懒惰的人读书!”
【ICERD】下集:ICERD在大马是敏感课题?“关乎马来人安全感问题”
【大马经济】上集:大马“重新”依赖石油收入 人民生活素质受影响!
【反ICERD集会】上集:巫统伊党号召50万人出席?“等于5场Bersih同步举行”
【PTPTN】上集:预算案未兑现承诺 “PTPTN怎么变都要还钱!”
【巫统退党潮】下集:是否接纳跳槽议员?希盟4党火箭处境最尴尬!
【巫统退党潮】上集:接纳巫统议员巩固势力 甲前首长让如意算盘“炸开”?
【新政冲击茶餐室】上集:新政策接二连三 传统咖啡店还做得下去吗?
【小一至三废除考试】下集: “快乐教育”是否可行?“大马是功利社会!”

最新评论

引用 AMOS5566 11-1-2019 01:52 PM
封豕长蛇指的是贪婪如大猪,残暴如大蛇。比喻的是那些贪暴者、贪婪客。

《左传.定公四年》:“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

因着这些封豕长蛇,长达61年的老招牌被拆除了。而换上的新招牌要杜绝的就是这种贪婪的腐败思维。

很可惜而很可怖的是我们又看到有人无耻地向新政府要求政府颁发的合约,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不该。

再有所承诺的干净的政府相关公司的任命,结果还是免不了涂上政治的色彩。虽然可以解释为惟才任命,可是要小心的还是封豕长蛇的缠绵。

这些老酒灌入新瓶中,败坏的就是新瓶、新牌子。没有确实的反思而防范,可以预期看到封豕长蛇的毒害。

新酒为何会注入旧瓶,主要的原因还是旧瓶的脱壳转瓶。那是需要认真看待的。特别是一大堆青蛙乱跳的时候,是谁把旧壳也不经意地搬来了。

于是在旧思维的荼毒下,改头换面、熟头熟脸的经济扶持政策又会死灰复燃、脱胎换骨地卷土重来,结果带来的是封豕长蛇的大出血,大伤害,然后又再寄望新一轮的国民捐款,确实伤神、伤财、伤民心、败民信。

曾经成为国人骄傲的新政得来不易。猪年之际,提醒新政、提醒国人的不是猪的敏感性,而是封豕长蛇恶神的潜伏败坏性。(文章来源:星洲日报/言路作者:吴荣顺‧2019.01.11

其他评论

引用 AMOS5566 29-12-2018 11:08 AM
2018年5月9日,国阵政府垮台让民众充满激情及兴奋。现在激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迷茫,因为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2018年进入尾声,2019年即将到来,人们在兴奋的高峰滑下,新的一年还能寄望政治为国家带来正面的改变吗?

其实,只是人们把政治人物想像得太好,他们本质上并没有改变。敦马哈迪以前推崇国产车,现在也一样,以前不赞同地方选举,目前也是如此;伊斯兰党以前反对穆斯林庆祝圣诞节,现在也是一样。

他们继续操弄种族政治及恐惧伎俩,比如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指出,若恢复地方选举,华裔将主导吉隆坡、怡保、槟城、芙蓉和新山的大城市,酒精和赌博就会合法化。

右翼分子也和前朝时期一样嚣张,例如大马马来人阵线(JMM)主席阿兹旺丁恫言将号召马来人攻击警局。有这样的政治和社会领袖,政治如何进步?

总结来说,509大选换了政府,只是启动了改革列车,但过后因为政治人物保守的观念、怯懦及太多顾忌,造成列车行驶缓慢,甚至是转变了方向或停顿。

选民支持希盟是希望建立一个平等、自由及民主的新马来西亚,但这样的梦想日益遥远,因为在碰触“新马来西亚理念”时,很多希盟领袖退缩了。

所以,给予保护及特权的经济政策保持不变,童婚及性少数群体(LGBT)等课题没有进展,政府不会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承认统考文凭还要再等。

这还是旧马来西亚,如何吸引旅居海外的大马专才回国效力?

原本希盟承诺打造一个透明、平等及民主的领导团队,但敦马不受驾驭,让新政府慢慢变成“一个人说了算”的政权,这和国阵时期没有多大的差别,所以人们的热情慢慢冷却了。

希盟政府只满足于打贪、提控贪污的巫统领袖,以及落实一些体制改革,却没有制定新政策、提出新论述,让人看不清希盟的方向。

发生兴都庙骚乱事件确实不幸,但这不能成为让警方援引煽动法令、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以及通讯及多媒体法令进行调查的理由。希盟已经承诺废除及检讨这些法令,言而无信,是对政府信誉的最大打击。

记得在大选后,希盟非常强调公正,要公平对待反对党,比如柔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表明不会给予反对党议员拨款,马上引起同僚的反对,但是现在却以堂而皇之的理由压制反对党。

希盟上台没有前朝的宗教乱象,比如马六甲葡萄牙村耶稣雕像不再有争议,不过一样不可避免有政治乱象。土团党接受巫统议员的加入、希盟成员党互相攻击,让努鲁依莎厌倦无止境的权力斗争,辞去公正党所有党职。

与此同时,政治也是大染缸,举个例子,土青团团长赛沙迪在参选之前,为了国家,放弃英国牛津大学提供的6万英镑奖学金,成为年轻人的偶像,但他最近的言行出现争议,已经不再有高人气。

土团党接受政治青蛙,计划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势力膨胀;该党只着眼于眼前利益,又如何能够在代表大会上专注于改善国家的议程?

新一年的挑战非常多,特别是国家经济没有复苏,世界经济却很可能衰退。大马雇主联合会已经表明,许多雇主被迫在明年终止雇佣新员工,希盟必须先搞好政治,才能心无旁骛的振兴经济。

只有政治好,才能促使领袖尊重民意、兑现大选承诺、落实改革议程;只有政治好,才能有好的政策,经济才会好;也只有“好政治”,才能无所畏惧的抗拒种族和宗教极端,而不是频频U转。

希盟必须在新的一年让政治回到初衷、正本清源,才有资格谈改革与振兴。(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风起波生‧作者:林瑞源‧《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2.29)
引用 AMOS5566 29-12-2018 11:22 AM
国家顾问理事会主席及前财政部长敦达因继前阵子促请希盟政府停止指责前朝政府后,日前又再次促请希盟政府停止不断重提国家债务,并开始专注于兑现竞选宣言,协助降低人民的生活开销。

首先,我们且把情景转换到职场上。一间公司高薪挖角几位新员工进来,以填补几个前员工因为工作上或表现上出现问题,被另调职或被解雇,而留下的空缺。

几个月下来,这几位在面试时夸夸其谈的新员工,工作能力及态度始见真章。

第一位员工,时常埋怨责怪前任员工留下了许多“手尾”(这个是公司或老板早已知晓的问题,否则那些前任员工何必“走人”?否则何必高薪把您挖角进来?),并以之作为无法在短期内解决这些问题的借口。

第二位员工,虽然也是时常埋怨责怪前任员工留下许多“手尾”,却能针对这些问题提出短,中及长期的方案,循序渐进地一一去解决这些问题。

第三位员工,则是在上任后,把埋怨责怪前任员工的精力与时间,花在解决这些前任员工所留下来的问题上。这不但让这些问题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了解决方案,也让老板或上司及同事们在上班时间少了这些埋怨责怪前任员工的烦人“噪音”。

所以如果您是这些员工的老板或上司,在上述几位员工中,那一位将会是老板最欣赏的?答案不言而喻吧。

而回到敦达因促希盟政府停止指责前朝政府的这个情景。

早已知晓无需“提醒”

同样的,国家债务高企,不需希盟新政府一再“提醒”,这个是我们早已知晓的问题,否则5·09大选何必改朝换代换政府呢?

国家行政偏差,也不需希盟新政府一再“提醒”,这个是我们早已知晓的问题,否则5·09大选何必改朝换代换政府呢?

百物腾涨,人民生活开销迫人,也不需希盟新政府一再“提醒”,这个是我们早已知晓的问题,否则5·09大选何必改朝换代换政府呢?

而获得选民委托上台执政的希盟新政府拔乱反正,去解决这些问题,更是不需人民一再“提醒”,否则5·09大选何必改朝换代换政府呢?

当然希盟新政府指责前朝政府及重提国家债务,也是须被我们尊重的一种言论自由,然而,希望希盟新政府日后在重提这些前朝政府所遗留下来“手尾”的同时,也请一并提出相关的解决方案。

我且套用一位前上司的口头禅与新政府共勉之:我没兴趣知道你所面对的问题,只兴趣知道你对这问题的解决方案!(南洋商報評述:江振鴻
引用 AMOS5566 29-12-2018 12:43 PM
当首相马哈迪於2016年2月退出巫统並在同年9月成立土团党准备与纳吉在政治上对抗时,一些人都不认为马哈迪的政治本性是「善良」的,其1981年到2013年的这22年期间出任首相的威权统治被人所詬病,特別是1987年的茅草行动,就是到今天仍然为人不齿。

马哈迪对巫统的「反叛」,被理解是为了个人的利益、权位与慾望,前首相阿都拉因为没有按照他的议程行事,最终只有面对下台的命运。纳吉涉及的丑闻更严重,甚至与老马呛声,当然最终也要付出代价。

当然马哈迪在位高权重的时候,在没有任何逼宫的情况下选择於2003年自行下台,放下权力,確实留下好名声,起码显示不恋栈权位,懂得何时下放。

安华敦马联手

无疑的,公正党主席安华的政治生涯却是命运多舛,在1999年被送进牢房,与马哈迪不无关係。当时马哈迪与安华的斗爭公开化时,安华的罪名被认为是人为刻意「罗织」的,因此安华的遭遇获得广泛的社会同情,也成就烈火莫熄运动,点燃马来西亚民主最强有力的反对运动。

可以断言,没有安华20年跌宕起伏的政治生命,没有三大民族当时对国阵政府国家管制的强烈不满,没有行动党50多年的牺牲奉献,恐怕要催生一个改朝换代的歷史机遇,將是难如登天的。

安华累积的反对能量儘管巨大,但要撼动老树盘根的国阵,谈何容易。安华要靠一己之力来完成改朝换代如同缘木求鱼,基於公正党不够「马来色彩」,使巫统的马来主义还是掌控及主导了前两届308与505大选的选情。509的机遇是马哈迪的適时出现,土团党代表了马来社会的声音,壮大了反对党阵营。

在面对共同的敌人——纳吉,配合一马公司丑闻的延烧,安华与马哈迪终於2018年在双方冰释前嫌下,延续了2016年的世纪一握,在合作共贏的基础下,携手合作,齐心面对大选。安华与马哈迪走在一起,从敌对到言和,从互相攻击到相互拥抱,这是歷史的偶然,但却为马来西亚政治歷史写下辉煌的篇章。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成了又一典型的例子。

须道德理念支撑

改朝换代是个大背景,有人儘管很不屑马哈迪的过去,但为了达至「换政府」的最终目的,更多选民坦然接受老马与安华的合作。毕竟要推翻一个盘根交错、利益勾结,同时掌握国家机器长达60年的执政党国阵,绝非易事。如果您无法接受纳吉政府的腐败、滥权、囂张,您唯有接受不一定很满意当时由马哈迪主导的反对党联盟。这就是政治现实,也是现实的残酷。

一些理想主义者都清楚知道,安华累积的反对力量在509大选要达到巔峰,没有结合马哈迪的个人影响力与领袖魅力是很难完成的。安华20年人气的累积,只欠东风,而马哈迪正是东风,有了东风才使得反对力量能一举歼灭腐败的、种族性的国阵政府。很难想像,如果我们今天將仍然活在纳吉腐败的政权下,我们国家將会走向怎样的灾难与悲剧。

巫统的眾多国会议员最近纷纷退党离朝,不是成为独立人士,就是加盟希盟其中的成员党。巫统由原有54位国会议员到今天剩下37位,昔日的光辉顿时黯然失色,树倒猢猻散,应该是早就预料到的。

一个政党的存在,如果是靠金钱堆砌的,没有强大的基本价值观与理念,一旦没有金钱去支撑时,它的垮臺与崩盘,当然就是时间问题。有人期望巫统成为强大的反对党。试想,没有道德理念去支撑的政党,也缺乏內部真正的检討、反思、自我批判,而不断还在逃避现实的「自圆其说」,不愿与纳吉彻底切割,还相互取暖,巫统要杀出一条活路?能吗?

巫统今天的处境, 会落得如此难堪。前首相及巫统主席纳吉在一马公司延烧时,还志得意满,认为马来西亚的选民是极容易被操弄的、摆佈的。因为只要煽动种族情绪,创造马来人的危机感,巫统是不容易被击垮的。

但人算不如天算,纳吉的算盘没有打响,是因为有一位曾在政坛叱吒风云的老马把纳吉的政治把戏全盘打翻了。老马在许多的公开场合都讽刺纳吉「金钱就是王道」的政治管理,暗讽其腐败,並一再揭露纳吉通过金钱政治企图搜括民心。但纳吉「不信邪」,没有意识到民情涌动,火烧眉头,终尝恶果。

內訌是毒苹果

公正党、行动党虽然是希盟中国会议席最多的政党,分別有50席及42席,但马哈迪却凭借个人的政治资產,足以左右其他政党的意志。现在拥有16席国会议员的土团党可能「大量」接收巫统跳槽的国会议员,三党的政治生態与平衡势必起著微妙的变化。

彻底瓦解巫统,是希盟的政治议程吗?除掉巫统,希盟是否会因此更加强大?如果「放虎归山」,让巫统养精蓄锐后,再结合伊党,是否会间接对希盟构成威胁?希盟各个成员党都有自己盘算,显然的土团党的强大必將构成成员党权力分配的斗爭,一旦白热化难恐將对希盟的內部构成分裂。

可以確定,如果爭权夺利沦为希盟各党的战场,希盟治国的远景与理想將被淡化与稀释,人民对新政府的不满,很快就会涌现。当然,希盟还有时间去实践与证明他们的治国理念与抱负。希盟不是国阵2.0,行动党也不是马华2.0。

或许我们无需悲观,也无需操之过急,千疮百孔的旧政府要来一个大翻转,对新政权是个大考验,希盟给我们「希望」还是「绝望」,时间將会一一验证。我们且耐心等候,无需鼓噪。(詩華日報評論:陳錦松
引用 AMOS5566 29-12-2018 12:56 PM
告別2018,迎来2019。

回顾2018年,可说是大马最震憾的一年,这一年政治风云变色,盘踞61年的国阵政府,在今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大选痛失江山,拱手让出执政超过一甲子的执政权,为民主体制掀起了全新的篇章。

带头击败国阵的推手,乃第4任首相敦马哈迪,马哈迪的希盟阵线入主布城后,高龄93的马哈迪宣誓成为第7任首相,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从509执政到今天,政权更迭与新马来西亚之间,尚有大段距离,之前纠缠我国的课题,如种族主义、宗教因素並没有因为改朝换代而烟消云散,反之,国人必须更理智地审时度势,確保国家处在正確的轨道上。

然而,让国民遗憾的是,希盟政府推出的多项政策备受爭议,引起朝野议员的议论和点评。不过,在马哈迪的护航下,儘管政策出现多个U转,人民似乎也无可奈何地全盘受落。

回顾今年国內所发生的大事件,首推在11月27日发生在梳邦再也斯里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骚乱事件让人震憾,这宗因宗教而引起的种族课题,国民应引以为鉴。

万一这足以引起种族骚乱事件的课题处理不好,可能招致更大的动乱,尤其是当初执行灭火任务的消防员莫哈末阿迪,在和死神搏斗21日后,不幸殉职而埋下伏笔。

如今这起事件看起来还没完没了,大马马来人阵线在圣诞节当天发起「还阿迪公道」的千人集会中,恫言攻击巴生警察局,引起恐慌。所幸该阵线主席较后被警方扣捕。不过,很多人认为这起事件在新的一年会继续延烧。

20181210fc01-noresize.jpg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岐视国际公约》(ICERD)也让政府的形象备受评击,巫伊两党更借这起火热课题发动万人大集会,所幸政府控制得宜,避免了一场灾难性事件。因此,国民要看清一个实事,种族政治並没有因为政权更迭而走入歷史!

另外,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事件也是另一当头棒喝,令爱护拉大教育的广大华社的心很受伤。此外,財长也宣佈政府拨给中小型企业发展贷款不再交给自立合作社(KOJADI)处理,因为后者没有帮助到中小企业。

从政教分开到政经分开,支持拉大教育人士和中小型企业商家都已受到伤害,未来是一个怎样的前景,暂时还不明朗化。

无论如何,2019年需要更大的改革,这一年可能是风起云涌的一年,是希盟政府完全掌控全年发展规划的第一年,更是首份財政预算案完成整体政策规划的成绩单。

马来西亚是否走出全新的篇章,2019年正是关键的一年。(東方日報評論:張瑞強
引用 AMOS5566 30-12-2018 06:03 PM
马来西亚的民意调查显示,首相马哈迪的满意度在短短半年内,从72%滑至53%。马哈迪个人主义、内部权势的角力、竞选承诺迟迟不兑现及高涨的生活费,让人民对希望联盟渐失当初的寄望。

2018年是我国政治舞台纷纷扰扰的一年,针对马哈迪执政时无法体现新马来西亚概念的谴责,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旺赛夫呼吁希望联盟一些领袖停止指责首相,毕竟马哈迪精神是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胜出,成功组成新政府的主因。

土著团结党或者忘了希望联盟能赢得政权,在于小部分马来选票转移至反对党。土著团结党当被提醒:选民大半年前投的那一票是投给希望,而不是投给马哈迪或土著团结党。

近日,巫统国会议员跳槽土著团结党,土团党将成为“巫统2.0”的传言甚嚣尘上,这场巫统议员叛逃风波引发外界揣测马哈迪背后的动机,也间接让华裔、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支持者感到惶惶不安,巫统议员叛逃很可能导致游离巫裔选民向伊斯兰党靠拢。

忙政斗多过经济改革

当一个政党的各盟党存异,领袖忙于政治内斗多过经济改革时,这确实辜负了人民的委托。就在国家经济增长放缓的当儿,希望联盟与其争取更多马来人选票,不如先把经济搞好,把“希望”带给这片土地上的国民。

人民对希盟在重建国家上寄予很高的期望,5·09那一天,人民本希望新政府能大刀阔斧打贪、振兴经济、走出种族政治,并打造一个新的马来西亚,结果8个月后,人民看不到希盟展示应有的政治魄力,相反的是无止境政治权力斗争,还有反反复复的新政策。

不必怨愤民调下滑

为了确保希盟的公信力不被削弱,首相马哈迪应当停止纳吉盗窃的谴责,毕竟纳吉已被提控上庭审讯和裁决,推翻国阵政府后的下一步是什么,看来,新政府的各盟党忙于巩固自己的基本盘,多于聆听国民的诉求。

对于民调的下滑,马哈迪不应以怨愤的态度看待,因这涉及中央政府的未来5年,况且迈向布城之路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

请土著团结党记得,人民不是把自己未来的一票投给马哈迪,而是投给希望。一个人民可以建构希望的政党不会一党坐大,也不会凡事以个人利益为出发点。(南洋商報評論:關悅涓
引用 AMOS5566 30-12-2018 06:13 PM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是很多人小学时候写作文时喜欢用的开场白。是的,岁月如流,一年将终,回想2018年,每个人甜酸苦辣各上心头。对于期望马来西亚政坛变天的人,尤其是希盟成员党及其支持者,回首509那天,是甜蜜的。反过来败选的一方,国阵成员党和一众支持者,509则是苦涩的噩梦。

在我们即将迎接2019年到来的这一刻,也许有很多民众无奈的发觉,在经过7个多月变幻莫测的政治纷扰及政策朝令夕改的冲击之后,509的甜蜜正在渐渐变淡,或许也渐渐变苦了。

国阵掌权61年。岁寒知松柏,人民看到反对党在艰难困苦的逆境中接受61年的漫长考验,如今希盟执政了,真不希望它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让人民担心它的脆弱。

大家多么希望希盟政府不管在国事或者盟党方面的沟通以及行事,都能顾前想后,步步为营;须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千万别让无谓的纷争动摇联盟的根基。那果敢的一票是人民求变的心,是国家走出腐败的珍贵机会。

人民都希望现今掌权的人能吸取国阵尤其是巫统的教训,将国阵的错误及失败当作警惕,好好为国家美好的将来,为下一代美好的生活而奉献自己。假如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只顾自身利益,忘了效忠国家为何物,肯定会渐渐失去民心,来届大选则堪忧了。

听听人民心声

要延续509的甜味,就要知民心。要如何知民心?当然得走入人群,接触民众,感受人民的喜怒哀乐,而最重要的,是了解人民的困境,听听人民的心声。

在冷气房里下的决策,缺少了人民的温度,贸贸然就发出不解民情,缺乏民意的政策或指令,怎么不会一遇到反弹就被逼急急忙忙U转呢?而悲哀的是,一些原本该强硬站稳立场的政策,却也因为害怕民意,又U转了。

那天在一个冬至活动中听到一群关注时事的与会者在高谈阔论,他们提到各部门部长及高官等都非常忙碌,不可能深入的到每一个社区探访,听取民意。

可是现今资讯科技如此发达,要了解民意不会太难,其中报章上的各种专栏言论,就给了政府很多提醒,只看他们要不要把这些专栏文章看作当头棒喝。

说得也是,除了亲自接触民众听取他们的心声,不知这些当权者有没有留意阅读报章上的专栏评论?须知道,碰面时说的话,很多时候是客套话,说的都是好话,没有真正道出真心话,反而有时报章上的言论才是真心话!(中國報言論:黃華敏
引用 ericpenang 30-12-2018 11:09 PM
越大的希望就有越大的失望。
引用 latte3948 31-12-2018 12:32 AM
新政府要有进步和获取更大支持率,需:

1. 放下前朝,放下比烂心态,谦卑的做好本分;
2. 放下身段,无条件无借口承认错误,承认信口雌黄,尤其是承诺跳票的事;
3. 放下傲慢,搁置全部没在承诺里的政策,如废死,第三国产车、弯桥等计划;
4. 制止友党收容来自任何党派的跳槽议员,展现制衡之力,恢复人民的信心。

引用 AMOS5566 7-1-2019 02:24 PM
希盟政府执政8个月以来,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为“都是前朝的错”。政策频频U转,也差点让希盟改名为U盟。

最令人纳罕的是,希盟在执政前曾大肆抨击前朝的一些政策,但执政不到一年,却已重新执行,例如让汽油价格恢复自动浮动。

希盟在大选前,一再强调执政后会让油价稳定。但让油价企稳于某个价位,有利也有弊。好处是当国际油价飙高时,人民不必打贵油,惟政府将会支付巨额津贴。所谓的津贴,也是来自人民税收。

坏处是当国际油价偏低时,人民却必须付出比实际高的价格买油。

如果不是拉菲兹致函财长,促每周检讨油价,确保人民不会在国际油价下滑时“吃亏”,或许财政部目前仍“静静”让人民添贵油,悄悄地省了津贴。

无论如何,政府如今从善如流,决定重启每周检讨汽油机制。

虽然结构有些不同,但基本上仍与之前的政策相似。

这是否意味着新政府在兜了一大圈后,最后还是认可了前朝奉行的油价政策?

除了油价浮动机制,希盟在选前不断数落前朝的某些决策,可是在选后,几番兜兜转转后,无力推行更有执行力的新政策。

例如,希盟这些年来一直给予PTPTN贷款者希望,认为新政府上台后可以免还。更早前,一些政治人物甚至表示只要执政后就可提供免费大学教育。

然而希盟在执政后,PTPTN政策一直U转。或许仿效前朝将拖欠贷款者列入出国黑名单,不失为一个可行之道?

另外,最让许多人失望的莫过于大道过路费无法彻底取消,最多只能“学习”前朝通过赔偿暂时不涨价。这也是因为在执行上有困难。

不妨换个角度思考,近两届大选国阵政府已感受到来自反对党的竞争压力,如果明知某些民粹政策可以换取民心,何以不自己执行?

这是因为如果奉行民粹政策,政府日后所付出的代价会很大。

就如当初纳吉政府在国际油价下滑时,推出GST以应对国家收入减少的冲击,其实也很清楚这是吃力不讨好,甚至会被政敌不断攻击的政策。然而,这始终是国家在进行经济转型时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如今,SST取代了GST,一旦油价和原产品价格在未来不断走低,政府面对收支不平衡,就必须向人民征收更多新税务。

此外,前朝政府以健康为由,取消白糖津贴时,饱受抨击。如今,希盟政府以同样理由,推行糖饮税,其实也是异曲同工。

实际上,当希盟政府一再强调都是前朝的错时,却又走回头路,某种意义上,其实也验证了前朝奉行的某些政策,还是有可取之处,或更能应对外围变化因素。

撇开政见和阵营问题,如果一些“改良版”的前朝政策,能让国家和人民更为受惠,重新包装推出,又何尝不可?毕竟国家和人民的福祉,远超于各阵营本身的政治利益。(文章来源:星洲日报/琴不字禁‧作者:杨丽琴‧《星洲日报》高级编辑·2019.01.07)
引用 nsda 7-1-2019 03:37 PM
說真的 希盟那麼多人 最“可預測”就是老馬 幾十年的“功績”擺在那邊 台灣再亂都不是找回同一個人來領導 再亂還可以期盼

唯有奇葩的火粉 奇葩的大馬人 找個朋黨之父回來 還學人對2019有期盼 哈哈哈哈哈哈
引用 DeathofShenQi 7-1-2019 03:38 PM
2019希盟最重要的是
1)火箭滅麻花和出賣華人的基本權益,到時馬來華人就剩下一 個選擇,大選華人票就十拿九穩
2)重建巫銅2.0把舊巫銅1.0的精英吸引過來,再恢復有福一起享,有project一起拿的福利
3)把物價提升到先進國的水準,提早進入先進國的行列
4)離間華與個族的關係。把華人形容成最有水的種族
5)太多要做了,講不完以上是主要核心政策
引用 AMOS5566 9-1-2019 11:55 AM
全球多个城市,在灿烂烟花点亮的夜空中,迎接2019年的来临。当跨年狂欢倒数后,我们到底迎来一个怎样的2019年?在纷纷扰扰中度过2018年,大家其实都期待一个更好的2019年。

无论2018或2019,政客在舞台上仍然剑拔弩张,有的握手言欢,和解和纷争的戏码不断上演着。是谁先挑起事端已不重要,反正世界局势就是那么具有不确定性,这边厢美国和平壤敌对关系破冰,那边厢又有美英法联合空袭叙利亚的军事冲突。

自从特朗普上台后,贸易战被发起,移民被挡在美国边境墙之外。美军从叙利亚撤军,造成中东形势倏然起变,全球股市迎来动荡一年。特朗普效应,让世界更变得不确定。

特朗普的贸易霸凌主义,让不少强国不知如何招架。因想让北京尝苦头,华府一直想打台湾牌对付中国,这难免触动北京的神经线,孟晚舟事件更叫中美两国的敌意升级。

经历太多纠争对立

2018年,美军在南海中方岛礁附近水域频繁活动,存有擦枪走火风险。从美中贸易战、英国脱欧、朝鲜半岛核谈、德国和意大利经济减速、法国总统遭到围攻,我们发现过去的一年,世界经历了太多的纠争和对立。

2019年,大家都在问:美俄纷争能否转圜、俄欧关系能否改善、欧颠沛流离的难民能否安家,还有,历经战火的叙利亚人民否否安身立命,朝鲜半岛会无核化吗?

当前的世界局势还有很多不确定性,美国有特朗普主义、马来西亚同样有马哈迪主义,“通俄门”的调查让特朗普坐立不安,同样的,内斗也让希盟政府失去民心。

延续2018年纷扰

特朗普政府决策的难以捉摸,让国际贸易纠纷四起,全球经济走下坡。欢腾的跨年后,大家在恭贺新年快乐时,世界各地就发生多宗袭击事件。

尽管世界各地以绚丽热闹的方式迎接2019年,2019年仍然不乐观。观赏跨年耀眼烟花秀才不久,我们发现安华与马哈迪的关系仍剪不断,理还乱,希盟朋党仍出现不同声音,还有,承认统考仍咫尺天涯。

2018年,当人民求公平施政时,新政府先安抚马来同胞;当人民希望打击罪犯时,新政府先废除死刑。

因此,2019年看来还在延续着2018年的纷扰。2019年会更好吗?还是有待观望。(南洋商報言論:關悅涓
引用 AMOS5566 9-1-2019 11:55 AM
全球多个城市,在灿烂烟花点亮的夜空中,迎接2019年的来临。当跨年狂欢倒数后,我们到底迎来一个怎样的2019年?在纷纷扰扰中度过2018年,大家其实都期待一个更好的2019年。

无论2018或2019,政客在舞台上仍然剑拔弩张,有的握手言欢,和解和纷争的戏码不断上演着。是谁先挑起事端已不重要,反正世界局势就是那么具有不确定性,这边厢美国和平壤敌对关系破冰,那边厢又有美英法联合空袭叙利亚的军事冲突。

自从特朗普上台后,贸易战被发起,移民被挡在美国边境墙之外。美军从叙利亚撤军,造成中东形势倏然起变,全球股市迎来动荡一年。特朗普效应,让世界更变得不确定。

特朗普的贸易霸凌主义,让不少强国不知如何招架。因想让北京尝苦头,华府一直想打台湾牌对付中国,这难免触动北京的神经线,孟晚舟事件更叫中美两国的敌意升级。

经历太多纠争对立

2018年,美军在南海中方岛礁附近水域频繁活动,存有擦枪走火风险。从美中贸易战、英国脱欧、朝鲜半岛核谈、德国和意大利经济减速、法国总统遭到围攻,我们发现过去的一年,世界经历了太多的纠争和对立。

2019年,大家都在问:美俄纷争能否转圜、俄欧关系能否改善、欧颠沛流离的难民能否安家,还有,历经战火的叙利亚人民否否安身立命,朝鲜半岛会无核化吗?

当前的世界局势还有很多不确定性,美国有特朗普主义、马来西亚同样有马哈迪主义,“通俄门”的调查让特朗普坐立不安,同样的,内斗也让希盟政府失去民心。

延续2018年纷扰

特朗普政府决策的难以捉摸,让国际贸易纠纷四起,全球经济走下坡。欢腾的跨年后,大家在恭贺新年快乐时,世界各地就发生多宗袭击事件。

尽管世界各地以绚丽热闹的方式迎接2019年,2019年仍然不乐观。观赏跨年耀眼烟花秀才不久,我们发现安华与马哈迪的关系仍剪不断,理还乱,希盟朋党仍出现不同声音,还有,承认统考仍咫尺天涯。

2018年,当人民求公平施政时,新政府先安抚马来同胞;当人民希望打击罪犯时,新政府先废除死刑。

因此,2019年看来还在延续着2018年的纷扰。2019年会更好吗?还是有待观望。(南洋商報言論:關悅涓
引用 猴年馬月 9-1-2019 04:33 PM
181231c02.jpg

190108a3201.jpg
引用 thunder 9-1-2019 04:38 PM
振兴经济,将贪官全抄家送进sungai buloh!

不过单单一个餐厅禁烟其实就够让我爽一阵子了!priceless!
引用 AMOS5566 11-1-2019 01:52 PM
封豕长蛇指的是贪婪如大猪,残暴如大蛇。比喻的是那些贪暴者、贪婪客。

《左传.定公四年》:“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

因着这些封豕长蛇,长达61年的老招牌被拆除了。而换上的新招牌要杜绝的就是这种贪婪的腐败思维。

很可惜而很可怖的是我们又看到有人无耻地向新政府要求政府颁发的合约,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不该。

再有所承诺的干净的政府相关公司的任命,结果还是免不了涂上政治的色彩。虽然可以解释为惟才任命,可是要小心的还是封豕长蛇的缠绵。

这些老酒灌入新瓶中,败坏的就是新瓶、新牌子。没有确实的反思而防范,可以预期看到封豕长蛇的毒害。

新酒为何会注入旧瓶,主要的原因还是旧瓶的脱壳转瓶。那是需要认真看待的。特别是一大堆青蛙乱跳的时候,是谁把旧壳也不经意地搬来了。

于是在旧思维的荼毒下,改头换面、熟头熟脸的经济扶持政策又会死灰复燃、脱胎换骨地卷土重来,结果带来的是封豕长蛇的大出血,大伤害,然后又再寄望新一轮的国民捐款,确实伤神、伤财、伤民心、败民信。

曾经成为国人骄傲的新政得来不易。猪年之际,提醒新政、提醒国人的不是猪的敏感性,而是封豕长蛇恶神的潜伏败坏性。(文章来源:星洲日报/言路作者:吴荣顺‧2019.01.11

查看全部评论 (16)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

本周最热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Apple App Store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067851s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