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职言职语
收起

【华小的5千万拨款去哪了?】上集:有多少拿多少,政府开的是空头支票吗?

主持DJ:大宝 | 嘉宾:陈亚才| 23-12-2016 07:13 PM |查看:19503| 评论: 25

看了视频,你觉得……


0
生气
19
惊讶
2
难过
4
好笑
2
无聊
1
回复: 25
我有话说
双十一买不够?天猫双12准备大开杀戒吧!
圣诞前在这些地方聚会,有圣诞老人免费送你喝黑啤!
玩手游赢140万奖金!赶快加入《光明之战》杀个片甲不留!
【宗教师的出位言论】下集:为何要强调“异教徒”?盲从迷信只会被操纵
【默马里事件】上集:实则巫统跟伊党的斗争,却牵连无辜村民?
【你是网上病夫?】垃圾资讯充斥网络 现今谁还深度阅读?
人人能当记者,但草根媒体能否取代传统媒体?
【依沙被捕!】垦殖民选票流向影响大选结果 反贪会调查FGV是必要的?
【UPSR不公布成绩】下集:成绩不是全部 因材施教知易行难
【依沙被捕!】高调逮捕纳吉人马 牵涉多方微妙因素
【从台湾看槟城的3篇文章】下集:民进党的3大招数 就俨然让台湾像被拔掉了舌头
【水患重创槟城】上集:大水灾是“果”不是“因”
【增建华小真的假的?】下集:无政治议程的教育建设?为何回避以林连玉命名华小?
【啤酒节风波】下集:操弄宗教课题,能化为选票吗?
【从台湾看槟城的3篇文章】上集:喝下孟婆汤的民进党 原来也只是小国民党

最新评论

引用 mark 17-11-2017 03:19 PM
到月中了, 猫山王部长给完了没?

其他评论

引用 morris43 23-12-2016 10:58 PM
经过国会批准的钱不见了连行政责任都没有也满神奇的 好像都没大人在当家 钱批下来到那里去没人知道也追查不到
引用 猴年馬月 24-12-2016 05:39 PM
20161119comic.jpg

20161223comic.jpg

20161224comic.jpg
引用 AMOS5566 27-12-2016 06:29 PM
5000萬壓垮馬華民政

教育部長說,華小有多少錢就先拿著吧!這樣的口氣,就像即將倒閉的公司老闆跟員工說:“我就這么多了,你們不拿就沒有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是的,華小如果不拿,接下來也許錢就溜到別處去了,應該有很多部門都等著錢用吧!但是,部長難道以為華小是乞丐?

首相一方面說消費稅幫助國家穩定財源,政府財務充足,可是,華小所拿到的區區5000萬撥款竟然只是鏡花水月,只是個數字,看到拿不到。

國陣政府這樣對待華小,馬華和民政下屆大選還有什么盼頭?國陣的華裔候選人,不必浪費時間和金錢打選戰了。

沒有這5000萬,華小還是可以辦下去,說得不好聽,華社才是華小的主心骨,華小如果靠政府,早就關門大吉。

沒有5000萬,華小可能會面對一些問題,但是,華社總會咬緊牙根幫助華小。重視教育是華人的傳統,發展華教則更是馬來西亞華人的使命,問問華人,有誰不曾捐款給華小和獨中?

161225a11.JPG

以巫統為骨幹的國陣政府,從來沒有真心誠意對待華小,整個公務員體系的小拿破崙在大拿破崙撐腰下,動不動就拿華小尋事,動不動就有人說華小破壞團結,關閉華小的言論此起彼落,讓華人聽得冒火。

從獨立到現在,華小的師資永遠不足,連臨教的薪水也要董事部來支付,這實在是個笑話,你看過哪一間公司叫員工自負薪金的嗎?僅從這個問題來看,國陣政府實在荒謬至極!

破罐子破摔

國陣政府一方面派官員到中國學華語,寧可耗費國帑,卻不肯就近在國內向華社求教,這種做法,豈不是自相矛盾?

華小很在乎那5000萬嗎?是的,5000萬雖然只是預算案中微不足道的小數目,但是,對許多華小而言,卻是及時雨,可以修補破漏的教室,可以修補漏水沒門的廁所等等,但是,如果政府不願意給,華小會自己想辦法解決,華社也不會坐視不管。

馬華和民政就不一樣了!華小拿不到5000萬,馬華民政就會迎來滅頂之災!華裔選民會把怒火發洩在國陣候選人身上,連最后那些支持國陣的少數華裔選民,也可能被激怒。“破罐子破摔”的嘴臉,我們也會擺!

如果華小拿不到5000萬撥款,就表示巫統根本不在乎馬華和民政的艱難處境,這樣的巫統,還值得馬華民政留戀嗎?馬華民政最大的敵人不是行動黨,而是巫統。發展華小本來是政府的責任,既然政府現在連國會通過的撥款都可以不認賬,華社也只能“歎為觀止”!

5000萬撥款,是壓垮馬華和民政的最后一根稻草!(作者:陳圓鳳)
引用 终极达人 27-12-2016 08:42 PM
财政部长明确指出 ,我的钱已经全部发给教育部 ,与他无关。

意思是  钱是在教育部长手下不见了。   哎哟。。。。
引用 D 28-12-2016 08:22 PM
还剩三天,
50000000到底去了那里?
引用 AMOS5566 29-12-2016 07:14 PM
華小情何以堪?

華小到底做錯什么?

自上週爆出教育部拖欠華小5000萬令吉撥款事件,至今已一星期多,教育部仍未作出令人滿意的解釋。

教育界人士更忍不住爆料,指華小向教育部或州教育局追討撥款時,官員指華小很有錢,顯示連教育部或教育局官員也不了解華小的實際情況。

學校對外籌款

因為政府沒有制度化撥款給各源流學校,教育部的撥款大部分都投放在國民學校,導致華小長期以來缺乏資金,一些學校迫于無奈,向社會人士籌款,並非如官員所說的華小很有錢。

許多華小生都必須到校外籌款,不忍心孩子受苦的家長,更自掏腰包出錢捐款。這些心酸史,相信許多華小學生、家長、老師和校方都經歷過。

華小的撥款是首相兼財政部長納吉去年提呈2016年財政預算案時所承諾撥出。既然是政府預算案撥款,這筆錢肯定存在。

然而,2016年已到尾聲,錢還未分配給各華小,教育部與財政部之前各執一詞,教育部說財政部未發放撥款,過后財政部則回應錢已給了教育部,把球踢來踢去。

把球踢來踢去

許多華小校舍破爛不堪,面對白蟻侵蝕,隨時變危樓,危及學生安全,但教育部遲遲未發放款項,無法維修。華小多年來面對不公平的對待,如今連政府已承諾的撥款都無法兌現。

教育部在2016年財政預算案下獲得413億6000萬令吉的龐大撥款,而且也是獲最多撥款的政府部門,不過連應該撥給華小的區區5000萬令吉也要拖欠整年,實在說不過去。

這也不是華小首次面對撥款被拖欠,2014年和2015年也面對如此問題。

目前正在放假的教育部長馬哈茲爾卡力難辭其咎,他應該解釋為何華小的撥款總是被犧牲。(中國報社論)
引用 heme123 29-12-2016 08:29 PM
100%給人吃啦。不解释。
引用 投资小新手 29-12-2016 09:12 PM
马华/民政 不死 都 残
引用 盡用話題 29-12-2016 10:31 PM
要解决这问題不难,如果不想求林首长的話,可以求黄大使。。。
巫桶钱事小,面子才是最重要。。分分钟抛砖引玉可以拿到1亿拨款
引用 盡用話題 29-12-2016 10:33 PM
五千万对马国十大华人富豪算是钱吗?看马花有没有这个本事拿而已
引用 PRM 30-12-2016 10:54 AM
整天问5000万,可是没人去追问2.5亿的事,反对党也静下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引用 大话西游 30-12-2016 04:08 PM
留着 大选 时,再拿出来骗 龙民 的戏码 来 ... 滴
引用 loongken 30-12-2016 04:16 PM
黄伟益发张盛闻“通缉令”
限廿四小时交代华小拨款               




  

2016年即将结束,丹绒国会议员黄伟益发出“通缉令”,要求马华副教育部长张盛闻赶在今年的最后一天现身,交代华小拨款5000万令吉的下落。



Read more: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67666#ixzz4UJ6sYSuy

引用 wong23233030 30-12-2016 04:43 PM
loongken 发表于 30-12-2016 04:16 PM
黄伟益发张盛闻“通缉令”
限廿四小时交代华小拨款               




  •   
    2016年即将结束,丹绒国会议员黄伟益发出“通缉令”,要求马华副教育部长张盛闻赶在今年的最后一天现身,交代华小拨款5000万令 ...

  • 都去避风头了!有得话早就付了!老黄还天真到!还真有期待奇迹!

    倒不如想想是否可以提控教育部失信!机会还更高!
    引用 pcmont 1-1-2017 10:14 PM
    张盛闻应该去走统考的最后一里阴尸路了不然就是黄泉路。。。。

    马华背叛华社。现代汉奸走狗!!!
    引用 AMOS5566 4-1-2017 07:03 PM
    再穷可以穷华小?

    所以,财政部的确已把去年的华小拨款发放给教育部,一分都没有削减?

    因为现在教育部又改口供了。

    前天,教育部改口说,“会逐步(step by step)解决,现在必须先协助面对水灾的学校脱离困境”。

    意思就是,教育部有收到财政部包括给华小在内的拨款,但现在不能够给,因为这笔拨款要先拿去救灾! 理由和去年和前年给的理由一模一样,连台词都不用改。

    原来华小拨款可以这样挪来挪去的,要确定那年没有水灾发生,才可以拨给华小。 这次不惜等到2016年的最后一天,水灾果然发生了,教育部又有充分的理由了!

    这样的理由,骗骗小孩子就好,大人也要这样骗?谁相信?

    若真如此,当初为何推说是财政部未发放拨款,所以要华小“有多少拿多少”?

    而当财政部回应说,根据财算案的各部门拨款早在九月就已发放,包括教育部拨款,剩余的亦已在去年12月发放完毕。

    虽然如此,教育部仍未能发放给华小,直到水灾发生,教育部才说要拿拨款去救灾。

    不要骗小孩子了,水灾是这两天才发生,但教育部是早在10多天前就叫华小“有多少拿多少”的,证明那时钱就“不见”了,怎会在水灾发生时又“跑”了出来?

    如此不诚实的教育高官,怎还可当教育高官,误人子弟? 难道高官高瞻远瞩,那时就“预见”水灾会发生,所以一早就拨在一边,以防万一?

    老实说,就算是救灾,真的需要用上数千万元吗?就算要,政府不是有个救灾委员会,每年都有一个赈灾预算给这个委员会,何须还要动用到其他拨款?

    就算要动用到其他拨款应急,为什么每次都是先动用到原本是拨给华小的款项?难道华小拨款可有可无? 而且,财政部每年提呈至少两次追加预算,不能说被挪用在别处了就无法发放。

    教长马哈兹这番说辞完全无意负责任,应该引咎辞职。

    廖中莱说,他会向首相跟进此事。

    问题是,每年非要华小经过这么一轮折腾不可吗?

    张盛闻还说,2016年预算案并没有注明华小将享有5000万拨款,是马华坚持才有5000万的,所以少一分都不行。

    张盛闻这番言论还被一名巫统议员斥为无礼( biadap) ;堂堂一名副教长的尊严何在?从这也可以看到,华裔部长在这些巫统议员眼里的地位。

    希望今年2017年,华小拨款下落不明或拿去救灾的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华小尽可祈祷:水灾水灾不要来!(作者:康華)
    引用 AMOS5566 4-1-2017 07:05 PM
    教育拨款与政府公信

    我曾经在班上问学生,知不知道“政治”是什么一回事?

    这道题,对他们来讲太容易了,所以大家都争着回答。之后,我再问,知不知道“宪法”是什么东西?我校新闻系学生必须上宪法课,因此这道问题也不难,学生依然很积极的回答。当然,他们的答案都很学术,所以我接着问,知不知道两者的共通点吗?学生愣了一下,互相对望,再充满疑惑的静视着我。显然,他们被问倒了。

    问题抛了出去,当然要有答案,所以接着下来,就是故事时间了。

    政治,学术上的笼统解释,是“管理众人之事”,说得再通俗一点,就是在一个社会机构里管人管事、理财理政的方式和行为。学界对政治的起源是没有共识的,因为自人类懂得群居生活之后,就产生了政治行为,再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条件的改善,逐渐形成体系,进而制度化管理行为。

    另外,西方思想家亚里斯多德和东方思想家荀子都觉得,人类是天生的政治动物,后者甚至在《性恶论》中认为,没政治就没秩序,没秩序就会混乱,所以政治的存在目的是用来规范统治行为。

    宪法的起源就更容易讲了。英国在1215年迎来《大宪章》(MagnaCarta),之后1689年和1701年再分别出现《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和《王位继承法》(Act of Settlement),而这3部法典,随后即连同习惯法(Common Law)和判例(Case Law)组成所谓的“不成文宪法”(uncodifiedconstitution),所以学界原则上皆认同英国是现代宪法的鼻祖。这几份划时代的法典,其内容并不难理解,不过就是约束君主权力和确立议会制度。

    此外,美国在1789年确立了共和国宪法,这份即是世界上首份“成文宪法”,除了限制国家领袖的权力,还确立了言论自由、财产自有的民主制度,甚至诱发了18、19世纪的欧洲宪政运动,算是进一步制度化政治行为的分水岭。

    说了这么多,是不是看到政治和宪法的共通点?对了,就是“制度”。两者最初存在的概念,即是让政府(或其他政治机构)的管理行为更加规范化、制度化,避免变幻莫测的管理行为,从而消除民众“伴君如伴虎”的恐惧和“朝令夕改”的困惑。

    换而言之,“制度”就是管理行为的政治精髓,更是现代政府的文明表现。清朝之所以能够迎来康干盛世,无非是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代皇帝制度化国务、侨务和税务后的成果,而美国的强大,亦是长年来政务、财务、国务、法务制度化的结果。

    显然,一国的管理制度确实影响着国之兴旺,而且是必须随着时代调整、精进。然而,尽管大马亦属制度化的文明和民主政府,可是很多事情却看似不成体系、不成制度,让民众对政府的管理行为充满困惑,有者甚至对国家前景感到担忧。

    远的不说,就说去年尾至今闹得沸沸扬扬的华小拨款风波。一笔由财政部提呈、国会批准的教育预算,竟然迟迟没有到位,追究到教育部,教长称有多少先拿多少,追究到财政部,坊间即传出政府无钱可拨。

    当然,教育拨款迟到,包括华小、淡小在内的各源流学校在过去两年就已经领教过,但连续数年如此,又是什么概念?就算拨款迟到的风波最终获得解决,但这整个过程突显政府的管理行为已出现倒行逆施的“反制度化”倾向,令民众对政府执行政策的信心产生动摇。

    政府预算案需由至高立法机构通过,这是我国的行政程序与议会制度,而首相署和财政部亦有衡量、预测国家财务情况来掂量拨款数额的制度,教育部更有在预算案草拟阶段提呈部门预算的责任和制度,但在经过繁琐程序和制度出台的教育预算,到了执行阶段竟没按时发放,甚至还找不到理应被问责之人。显然,这事展现了政府管理制度的倒退和落后,而这些事情都在冲击着这个政府的诚信和公信力。(文章来源:星洲日报/纯粹诚见·作者:惟诚·私立大学讲师·2017.01.04)
    引用 猴年馬月 4-1-2017 07:13 PM
    本帖最后由 猴年馬月 于 4-1-2017 07:15 PM 编辑

    引用 猴年馬月 4-1-2017 07:23 PM
    覺得很失敗,也很無能;面對無賴的狗官,當家不當權的竟然如同乞丐?

    查看全部评论 (25)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

    本周最热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Apple App Store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7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056070s Gzip On
    返回顶部